肆虐剑气和覃大随口喷出酒雾相遇,立刻如雪遇阳春消散无形

  羽家二祖看到一个极其邋遢的中年人,满身尘土,脸上也沾满泥污,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手里拎住一个酒葫芦,说话之间还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他站都站不稳,身体不住的晃动,似乎随时都会摔倒。

  羽家二祖皱了皱眉头,以他天尊的修为居然无法看出此人的修为,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此人修为超过羽家二祖,另外就是此人就是一个未修炼的普通人。羽家二祖尽管觉得中年人是个酒鬼,凡人的可能性大,但他生性谨慎,不敢冒险,露出谦卑的样子,挤出一丝笑容问道:

  “这位道友,你怎么称呼?你刚才可是和我说话?”

  “啥道友不道友的?我覃大看你年岁大,不忍伤你,不然就冲你打扰我的好梦,就该打你的嘴巴子!”

  羽家二祖面皮抽搐了几下,他踏入天尊境界后,还未曾有人如此大的口气和他说话,他心生怒意脸上的笑容却更盛,赔笑道:“覃道友,打扰你休息实在抱歉,我给你个东西作为补偿吧!”

  “哦?赔我个东西?你这老头到是比那和大鸟打仗的老头强多了!”覃大浑浊的眼光露出期待之色。

  羽家二祖不动声色,伸手一招,一颗散发着浓郁芳香的丹药出现在他的手里,羽家二祖手中乃是天级灵丹,如果覃大是修炼之人,神情必定会有所变化,如果覃大是凡人,看中的是银钱,看到丹药必定会有失望的表情。

  然而羽家二祖的试探根本没起作用,覃大似乎喝多了,摇摇欲坠,根本没注意他手里的灵丹。羽家二祖轻轻一弹,丹药飞向覃大,覃大下意识伸手去接,却没有接住,灵丹向地上跌落。巧的是覃大伸手接药动作过大,本就摇摇欲坠的他站立不稳,瞬间跌倒在地,灵丹巧之又巧地落到他张开的嘴巴中。

  覃大“吧嗒吧嗒”咀嚼起来,居然把天级灵丹如同牛嚼牡丹般吃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嘴里发出“啧啧”的赞许之声,顺手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说道:“这下酒菜不错,老头,你还有没有了?”

  “有!有!你吃完了,我再给你拿!”羽家二祖暗中戒备起来,天级灵丹药性何其猛烈,就是天尊修为的大修吃下也需要动用修为来消化,凡人吃下必定会爆体而亡,而覃大吃完却没有任何反应!

  “拿来啊!”覃大躺在地上,醉眼朦胧。

  羽家二祖心情复杂地又将一颗灵丹抛到覃大口中,开始犹豫不决起来。覃大的修为深不可测,在他的眼皮底下很难取走大鹏鸟,但到嘴的肥肉就这样吐出来,他实在不甘心,于是抱着一丝侥幸心里恭敬地说道:“道友,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将这打扰你美梦的大鸟替你清走!”

  覃大闭着眼睛咀嚼着灵丹不置可否,羽家二祖一咬牙,祭出乾坤袋,就要把大鹏鸟连着乐天一起收走,谁知覃大眼皮都没抬,冲着羽家祭出的二祖乾坤袋张口一吹,本在迎风而长的乾坤袋被覃大轻轻一吹,居然如同泡沫般变成碎片,纷纷扬扬飘落。

  羽家二祖吓得肝胆俱裂,头皮发麻,存在的一点侥幸心理彻底烟消云散,一步迈入空中,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头也不回拼命逃亡。覃大没有起身,斜眼看了看躺在大鹏背上一动不动的乐天,神色有些复杂,慢慢闭上眼睛,居然打起呼噜睡起来。

  羽家二祖一口气逃出上千里,这才慢下了速度,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有余悸地回头看向覃大所在的方向,暗叫侥幸,他知道覃大张口吹碎乾坤袋的举动是他绝对做不到的,就是修为在他之上的天秤道人也无法做到,他不知道远远超过天尊修为的覃大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但他知道覃大绝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灭了自己。

  正在他有些心灰意冷地向骨羽丹城方向返回的路上,碰到了联袂而来的骨家二祖、骨家四祖和骨家五祖,立刻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对骨家二祖问道:“骨二祖,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骨家三位老祖是接到骨家三祖的讯息兴奋而来的,半路碰到羽家二祖,骨家二祖面露微笑回答道:“我们在离此地不远的地方办事,碰巧在这里碰到你,你不是和我们家老三在一起吗?他在哪里呢?”骨家二祖也是年老成精,哪里会告诉羽家二祖实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三祖和我碰到大鹏鸟,各自躲避走散了,我正在到处寻找他!既然你们来了,我就放心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你们去寻找骨老三吧!”羽家二祖更是老油条。

  骨羽两家人各揣鬼胎,都不愿意汇合在一起,相互交谈了几句,立刻分道扬镳。骨家四祖看到羽家二祖神色匆匆,心里有些怀疑,对骨家二祖说道:“二哥,这羽老二生性谨慎狡猾,三哥岂能骗过他?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羽老二向来贪生拍死,见到大鹏鸟早已吓破胆,哪里会判断它是鲲鹏成年之体还是历劫之身呢?不管怎样,我们赶紧找到老三才是当务之急!”骨家二祖不再多言,身体一晃,立刻飘向远方。

  骨家三位老祖很快找到了大鹏所困之地,骨家五祖一眼就看到了骨家三祖凄惨的尸身,立刻惊怒交加,怒声说道:“这羽老二果然有问题,他居然杀了三哥,我与他不死不休!”说罢就要掉头追赶羽家二祖。

  骨家二祖和四祖见三祖死的太过凄惨,心中大恸,骨家四祖一下子悲伤过度差点昏厥,骨家二祖强忍悲伤,一把拉住骨家五祖,有些哽咽地说道:“你三哥不是羽老二杀掉的,他没有这本领,而且看情形应该是被大鹏鸟所杀!”

  骨家五祖压住心中的冲动,神识一扫,立刻知道自己的二哥所言不假,但他看到大鹏鸟已经被禁锢起来,而且明显受伤严重,立刻悲怆地叫道:“那根蛟筋就是羽老儿这个老贼的,不是他还能有谁?二哥,你别拦我,我定要这羽老二老贼的性命!”

  “若是他杀了老三,他岂能不收走大鹏鸟而一走了之?我看他肯定知情三弟因何被害,但绝对不是他杀的!”骨家二祖性格沉稳,尽管也惊怒交加,却先自冷静下来。

  骨家三位老祖在半空中都发现了睡着的覃大,却根本没有一个人把他放在心上。这个世界天尊已经是最高的修为存在,是修真界整个金字塔的最顶端,彼此都见过面。能杀掉骨家三祖吓跑羽家二祖的定是在这些大修之中,而覃大看起来毫无修为,绝对不在这些人行列。

  “不管是大鹏鸟杀了老三还是其他人,我们找到羽老二自然知晓,我们先把大鹏收走再去找他算账!”骨家二祖咬牙切齿。

  骨家四祖伸手一招,祭出一张大网,大网铭文闪动,不断变大向大鹏鸟罩去!此刻正在打呼噜的覃大忽然打了一个大喷嚏,喷嚏形成的气流冲天而起,骨家三祖的铭文大网竟然被小小的气流吹得四分五裂,铭文闪烁不停,跌落空中。

  “你是谁?你是什么修为?”骨家二祖如见鬼魅,骇然惊呼。

  “我是覃大!”覃大慢吞吞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连打哈欠说道。

  “你不是天尊修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修士!”骨家二祖心中掀起了惊天巨浪。

  “我是什么修为不重要,我知道你只是个元婴中期修士而已!”覃大慢吞吞说道。

  “你在胡说什么?”骨家五祖脾气火爆,见覃大一片胡言乱语,就要出手,却被骨家二祖拦住。

  “难道我们这个世界里的天尊修为只相当于你们世界元婴修为吗?”骨家二祖绝对不相信覃大是这个世界之人。

  “你本来也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活在别人的梦中而已!”覃大有些意兴阑珊。

  骨家二祖愣了一下,覃大的话让他似乎抓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他似乎忘记了骨家三祖死亡的事,陷入沉思之中。骨家五祖见自己的二哥被这酒鬼几句话弄得迷迷糊糊,不由得怒火中烧,厉喝道:“你这酒鬼,一片胡言乱语,我将你抽魂断魄,永世不得超生”骨家五祖心中悲怒,手中宝剑毫无花哨地直接向覃大劈去!

  “老五,不可!”陷入沉思的骨家二祖见骨家五祖动起手来,没来由地心中发出强烈的警兆,赶紧喝止,但骨家五祖根本没有收手,宝剑带着天尊修为的巨大威能,剑气肆虐,直奔覃大。

  覃大慢吞吞张口喝了一口酒,然后张口向空中喷去。骨家五祖见覃大如此儿戏地对待自己惊世一击,气得脸色发青,狰狞地喝道:“你这酒鬼,不自量力,去死!”

  谁知骨家五祖威能巨大的一斩碰到覃大喷出的酒雾居然发生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结果,肆虐的剑气和酒雾相遇,立刻如雪遇阳春,消散无形。

  “啊!”骨家五祖发出了瘆人的惨叫之声!

  感恩有你一路支持,求收藏、关注、点评、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