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和自己作对的少年,从他的身上可以闻到淡淡芳香

  小说:总和自己作对的少年,从他的身上可以闻到淡淡芳香

  床榻上,凌逍双膝盘坐,双目微闭,缓慢而匀速地吐息,片刻后,忽然睁开眼,拿起育灵仙果塞入嘴中。

  仙果一入肚,凌逍就感到浑身火一般地热,丹田之内的内力之气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开始变得暴躁不安。凌逍没有惊慌,定了定神,努力安抚这些内气,并按莫老所说的引导它们走过周身脉络。

  内气所过之处,能感觉到一股奇痒,凌逍忍耐下这奇痒,有条不紊地引导着。片刻后,内气再次汇集到丹田之内。

  重新汇聚的内气开始急速颤抖,颤抖间,原本浑浊的内气开始变得清澈,然后渐渐有一丝绿色浮现,颜色不断加深,最终变成了浓郁的绿色,颤抖方才缓缓停下。

  这便是内力阶级的第二级,苍翠之气。

  凌逍直接倒在床上,不停地喘着气。

  “还真是累人啊,不过好在终于成功了。”凌逍感受着丹田内缓缓流动的绿色之气,高兴万分。

  片刻后,凌逍坐起身子,沉思了一会,拿出怀中的“纵”法,一直以来都是莫老在一旁指导修炼,自己都没有仔细看过这“纵”法。

  凌逍听莫老说过,世间心法无数,每一本心法都有它自带的属性,有了这种属性,无论是普通拳脚还是内力功法,都将附带这种属性。

  而让凌逍有些郁闷的是,自己修炼这“纵”法这么久了,丝毫没有感受到这“纵”法是何等属性,所以打算自己好好研究一下。

  凌逍随手翻看着“纵”法,却发现书中的文字有些都没见过,像是一种象形字,而且书中描述模糊不清,读不懂其中的意思。

  “这都是什么啊?”凌逍有些哭笑不得,说着又翻了一页。

  忽然凌逍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迷糊,也叫不出声,好像身体被一股力量定住一般动弹不得,随后就听到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老夫所创纵横心法,为世间第一心法,修习心法者,必能成为天下至尊,今将心法分为上下两卷,望吾辈后人,良性竞争,习得心法,独步天下,本派必能长盛不衰!”

  话音落下,只是长盛不衰四字还不停在脑中回荡,数息后凌逍才眼珠一动,恢复了意识,恢复后的他一脸惊骇,竟然有人侵入自己的意识,如果那人图谋不轨,那自己岂不是小命不保,想到这,凌逍不禁浑身一颤。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是谁的声音,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听他说的话像是这“纵”法的创造者,但是那纵横心法又是什么?

  凌逍毫无头绪,抓了抓头发,还是明天问问莫老吧。

  翌日,凌逍早早起床,毕竟昨天的事多少让凌逍有些不安,还是早点告知莫老的好。

  站在莫老房间门前,凌逍敲了敲门,没人应答。

  还没起吗?

  “莫老醒了吗?”凌逍再次敲门道,依旧无人应答。

  凌逍轻轻推开房门,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封信放在桌上,凌逍看到这封信,内心顿时浮现一个念头:莫老走了?

  凌逍拆开信封,心中写到:

  “逍儿,我有事不得不去办,不过你切记,三天之后,一定要赶到北界望崖顶,另外,你之前的伤并未痊愈,这是几味对你的伤有益处的药,你抓紧时间养好伤。”

  凌逍拿起另一张纸看了看,上面正是莫老给出的药方。

  缓缓收起信,凌逍叹了口气,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这二十多天以来,莫老将自己从一窍不通的白纸变成如今三重苍翠之气,凌逍心底很是感激,虽然莫老平时有些喜怒无常的,但确实是一心一意地教导着自己,如今突然离开,还真有些不舍。

  “莫老不会无缘无故地离开,想必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事吧。”凌逍想到自己初次遇见莫老时莫老就说他有事在身,如今却因为自己耽搁了二十多天,有些不好意思的。

  凌逍收起信,既然如此,就将这些药买齐,先把身上的伤养好,三天后,望崖顶见。

  大阳城,百草阁。

  凌逍看着柜台内的一方药,对着店伙计说道:“这可是活脉散?”

  店伙计恭敬地说道:“正是,这活脉散极受欢迎,如今本小店也只剩这一方了。”

  凌逍闻言,松了口气。

  这两天凌逍跑遍了了大阳城的各大药铺,药方上的其他药都买到了,唯独这活脉散,都被卖断货。

  “就这个了,麻烦拿出来吧。”凌逍说道。

  “好嘞。”店小二说着将活脉散放在凌逍面前。

  凌逍看着活脉散,从怀中拿出一袋金币交给店伙计,欣喜地看着眼前的活脉散,可算找到你了。

  然而就在凌逍想要拿起活脉散的时候,一把折扇突然按在药盒上,同时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

  “这药,我要了!”

  凌逍回过头,发现一位年轻少年正直勾勾地将自己看着,这少年正是之前在拍卖场中的那个少年,当初凌逍就觉得这少年风度翩翩,如今离自己这么近,竟还能闻到淡淡香气。

  凌逍看着眼前的少年,想起之前这少年就想要那育灵仙果,结果被他给拿了去,内心定是对自己心存不满。

  随即说道:“这位朋友,拍卖的规矩向来都是价高者得,你现在又何必如此,况且这活脉散是我先看中的,而且我也已经付了钱。”

  少年闻言,哈了一声,一边靠近凌逍一边说道:“你这就错了,在这里向来也都是价高者得!”

  最后四字更是一字一顿地说道。

  凌逍闻言,心中先是一愣,随后便有些忍俊不禁,原来是来报复的,不过看来心眼倒是不坏。

  “不信,你可以问他。”见凌逍不说话,少年指了指那店伙计。

  店伙计尴尬地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凌逍,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逍见少年存心跟自己过不去,得想一个法子脱身才行,心思转动间,心生一计。

  凌逍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忽然又惊讶地看向少年身后,说道:“哎,莫老?”

  少年闻言,啊了一声,惊慌地转过头,却发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才意识到被凌逍给忽悠了,转过头准备教训凌逍,发现凌逍和活脉散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恨恨地咬咬牙。

  “臭小子,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