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雁鸣左右逢源明哲保身,沈叶侠敲山震虎安抚贵客

  小说:邱雁鸣左右逢源明哲保身,沈叶侠敲山震虎安抚贵客

  邱雁鸣对沈叶侠的特意拜访并不感到意外,不过,他一开始还以为沈叶侠是为了早间会上他调侃武当少林两派的事情来问罪的呢!而沈叶侠的表情也很配合他这种心理!

  于是两人坐下之后,沈叶侠并没有直入正题,而是果然旧事重提,笑道:“辞寒兄咱们武当派好像跟你们雁荡派没什么过节吧!”

  邱雁鸣笑道:“没有啊!咱们两派一向关系融洽互相照应,仲义兄为何有此一问啊?”

  沈叶侠笑道:”还装糊涂,没有过节,你干嘛今天会上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少林派说话呢?“

  邱雁鸣笑道:”哎呦!我当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事,仲义兄你这就冤枉我了!其实我那是正话反说调侃一下万大侠而已,你也见了这老家伙人越老心越热,我那哪是帮他说话啊!再说了,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如今来到了你的地面上我再不识趣也不能帮着外人说话不是?“

  沈叶侠道:”真的?“

  邱雁鸣笑道:”那还能有假,就是不看咱们两派之间的交情,就凭咱们俩这交情我也不能不讲义气啊!见利忘义那岂是我辈所为!“

  沈叶侠笑道:“见利忘义辞寒兄还不至于,怕就怕会不会重色轻友呢?这就不好说了!”

  邱雁鸣笑道:”仲义兄!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沈叶侠笑道:”听说这万大侠有一个掌上明珠,那长的据说不是一般的水灵,不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不知辞寒兄是否有缘一见啊?,,,,,“

  邱雁鸣笑道:“仲义兄说笑了,咱们这雁荡山跟他莆田隔着十万八千里,兄弟我哪有那眼福啊!”

  沈叶侠笑道:“不瞒你说,我也是缘悭一面,所以说,如果辞寒兄有此雅意,那兄弟我也是很能理解的!”

  邱雁鸣笑道:”算了吧!你就甭拿我开心了,你说你们武当派跟少林派一个是武林至尊,一个是武林泰斗,哪一个是咱们这些小门小派能惹得起的!你看我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就来兴师问罪了!我要真有那心思你还不得大义灭亲啊!“

  沈叶侠笑道:“哎!这你就说错了,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你要真有这倒插门的气魄,我还真就乐观其成了,君子有成人之美啊!”

  邱雁鸣笑道:“行了!行了!你就甭坑我了,这掌上明珠,估计也就你仲义兄能接得住,你们一个武当一个少林正好门当户对,只不过你们武当少林向来不愿意联姻,这才便宜了外人,即便如此就我这道行就是想接也接不住啊,弄不好还不得砸手里!你要是有正事你就赶紧说,不然,再拿兄弟开玩笑的话,我可不奉陪了!“

  沈叶侠笑道:”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还是辞寒兄知我,兄弟这次来的确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不过可不是什么好事!“

  邱雁鸣笑道:”怎么了?看你这样子怎么跟做了赔本买卖似得,怎么着又祸害了谁家的姑娘,是不是人家找上门来了?“

  沈叶侠道:”哎!还真让你说对了一半,不过,这回可不是我祸害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邱雁鸣道:”不是你?难不成是令兄?”

  沈叶侠道:“不要瞎猜,我大哥怎么会是那种人!”

  邱雁鸣道:“那到底是谁,我也知道令兄一向稳重怎么会干这么出格的事呢?”

  沈叶侠道:“不是听你这话的意思,我就不稳重了?”

  邱雁鸣道:“你当然更稳重了,你这推云手号称稳如泰山已经深得令师真传了,还能谁有比你更稳的,你别打岔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别卖关子了!”

  沈叶侠道:“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早间跟我拌嘴的老乞婆韩芙你还记得吗?”

  邱雁鸣道:“记得!她怎么了?”

  沈叶侠道:“被人给杀了!”

  邱雁鸣皱眉道:“杀了?谁干的?”

  沈叶侠道:“归海横流!”

  邱雁鸣道:“能确定是他干的?”

  沈叶侠道:“我去现场看了刀伤了,应该错不了!”

  邱雁鸣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沈叶侠笑道:“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千万不要擅做主张!”

  邱雁鸣道:“你的意思他还会出手杀人?”

  沈叶侠道:“他如果只是为了杀这老乞婆有的是机会,何必非得选着这么一个群雄相聚的日子呢!”

  邱雁鸣道:“也许是为了示威?”

  沈叶侠笑道:“就算是为了示威,那就更不会轻易罢手了!多杀几个不是更有威力吗?你说呢?”

  邱雁鸣道:“有道理,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向谁下手?”

  沈叶侠笑道:“反正啊不会是一般人,我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有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千万别冒险,这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可不要为了出风头就忘了安危!”

  邱雁鸣笑道:“我可没这想法,我有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你放心有什么事我一定会以大局为重的!”

  沈叶侠笑道:“那就好!反正功成名就在不一时,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咱们兄弟扬名立万的机会多的是!”

  邱雁鸣笑道:“那就全仗仲义兄多多关照了!”

  沈叶侠笑道:“好说好说!兄弟连心其利断金嘛!”

  月上中天,辞别了邱雁鸣接下来是汪雄飞。

  汪雄飞也没有串门,十分老实地呆在自己的屋内,不知道是不是人生地不熟的原因,但是他显然对这种没有提前预约的见面有些不满,冷冷淡淡地问道:“不知道二公子深夜前来有何赐教?”

  沈叶侠笑道:“先生是一次光临弊庄吧!”

  汪雄飞皱眉道:“是又如何?”

  沈叶侠道:“根据庄上的规矩对新来的客人我们总是要表达一下感谢之意的!藉此也希望尊客以后能再次光临!尤其是像先生这样远道而来的客人更是如此,不知道先生对庄上的招待可还满意,有什么不到之处但说无妨!我们一定马上改善!”

  汪雄飞沉吟了一下道:“改善到是不必,只是下一次排座位的时候不要将某家排得太靠后就好了!“

  原来绿荫山庄的规矩是内院的客人分为两类,一类是亲自下帖去请的贵客,另外就是自愿报名的宾客,这二者虽然都是客人,但是毕竟还是有差别的,贵客就可以住在单门独院的清净院落里,而宾客就只能在三三两两地在大杂院里互相凑合着,而正式交易时好的席位自然也是以贵客为先,宾客就只能靠后了,汪雄飞是第一次来绿荫山庄参加搏利盛会,没有贵宾贴所以只能享受普通宾客的待遇,因此他对自己受了冷落而感到十分不满,所以才会如此说道。

  听他这么说,沈叶侠马上会心一笑,笑道:“一定一定!下次弊庄一定亲自为先生送去邀请函贵宾贴!”

  汪雄飞听了这话脸色总算好了一些,道:“除此之外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不知道二公子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言下之意没什么事就请吧!

  沈叶侠笑道:“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想问一下,先生午后可曾出去过?“

  汪雄飞断然道:“没有!出家人没那么多游山玩水的闲心!“说完又十分热心地问道:”怎么出了什么事了吗?”

  沈叶侠幽幽道:“很不幸的是,的确出了一些事情?”

  汪雄飞皱眉道:“哦?什么事?”

  沈叶侠笑道:“汪先生想必还记得今天上午的韩夫人吧!”

  汪雄飞冷笑道:“哼!想不记得都难啊,这泼妇怎么了?”

  沈叶侠见他一副冷漠地样子,故意淡淡地道:“死了!”

  听了这话,汪雄飞的脸色果然变了变,眉头皱得更深了,道:“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沈叶侠淡淡地道:“眉心中招,一刀毙命!应该在申牌时分左右!”

  听了这话,汪雄飞的脸色又好看了一些,道:“这么说凶手是个用刀的高手了?”显然他这话话中有话,很明显他并不认为能杀了韩芙的就是高手,只是庆幸自己不是用刀的而是用剑的,这样一来自己就没有什么嫌疑了。

  沈叶侠显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的确是个高手,还希望汪先生多加小心!”

  汪雄飞听了这话,脸色又变了,道:“我小心什么?”

  沈叶侠笑道:“恐怕这个凶手还会杀人的!”

  汪雄飞一脸愤怒不屑地道:“我还怕他不成!”

  沈叶侠笑道:“不用怕,就算归海横流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只是先生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小心点好!俗话说千金之子不适于盗贼嘛!”

  听了这话,汪雄飞的脸色果然平静了许多,其实归海横流的大名他也是早就听说过的,只是一直到上午的时候他还是不怎么很服气的,因为毕竟江湖上徒有虚名的人太多了,而如今这大魔头转眼之间当着这么多英雄豪杰的面就大开杀戒了看来果然有两下,确实不能不小心一点,别弄不好阴沟里翻了船就成笑话了。

  于是果断地知了好歹,笑了笑道:“有劳二公子关照了,汪某一定会多加小心的,不会给弊庄增加什么麻烦的,幸好再过几日这盛会就要结束了,到时候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沈叶侠笑道:“这样最好!”说完起身走人。

  汪雄飞这次倒是很客气地一直送出门外,眼望着沈叶侠渐行渐远的身影,目中慢慢泛起一阵深思之意,伫立良久豁然转身回到房中,关紧房门,然后自怀中掏出的一封信件端详了片刻赶紧点燃烧掉了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