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智斗马猴精

  很久很久以前。

  莱阳。

  旌旗山上,

  兄妹智斗马猴精

  横行着一只马猴。

  靠几百年的修行,它,常常变化成人模人样,下山吃人害人。

  山下,生活着一户人家。男主人,很早被马猴精害死,

  兄妹智斗马猴精

  撇下了年轻的女人,和一对年幼的儿女。

  娘仨相依为命。

  这天。

  妈妈对孩子们说:“孩子啊,很长时间,我没去你们的姥爷、姥姥家,我该去看望看望老人了!我今天要去一趟,你们要看好门。晚上天黑前,我才能赶回来!等我回家时,叫声‘门关儿、门栓儿,把门开开!’,你们看仔细了,才可以开门,明白了吗?"

  “明白了!妈妈,你也要注意安全!早点儿回来!"

  门关儿、门栓儿兄妹,齐声回答。

  于是,妈妈关了家门,上了山路。

  走着,走着,觉得累了,妈妈便坐在路边的石块上歇息。

  搭!搭搭!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慢慢走来了一位老太太。

  她,白白的头发,身穿黑不溜秋的小机布对襟袄,

  兄妹智斗马猴精

  小脚缠着,一跷一跷的……

  “嫚啊,你去哪儿?”老人先开了腔。

  “我要回娘家!"妈妈回答道。

  "歇一会儿吧,老人家!"

  "好啊!"

  老人也不客气,顺势坐在了妈妈的身旁。

  "你娘家,哪个庄的?"

  “山下,十里外的木家庄!"

  "噢!嫚啊,我头痒!你,能不能帮我挠挠?"

  “好啊!"妈妈热心热肠,趴在老人身后,耐心地,给老人挠了几下。

  "呀!虱子!有虱子!"

  “你给我抓一抓吧!"

  “好啊!"

  妈妈趴在老人身后,给她抓起了虱子。

  啪唧!啪唧!

  抓了一个,妈妈用两个指甲一挤,把虱子,挤爆挤死。

  不一会儿,抓出了一堆,挤死了一堆。

  老人舒服极了。

  “嫚啊,你家住哪里?"

  "我家住山前,不远处,独门独户!"

  “你有几个孩子?叫什么名?"

  “我有一儿一女。儿大女小。大的叫门关儿,小的喊门栓儿!”

  “噢!你真有福气!好闺女!我给你抓抓看看?”

  “好!麻烦您了!”

  于是,老人起身,妈妈改坐在了老人的身前。

  老人开始拨弄起了妈妈的头发。

  起初。

  啪唧!啪唧!

  老人也抓住并挤爆挤死了几个虱子。

  不久。

  妈妈觉得不对劲。

  她觉得疼,疼得受不了了!

  “怎么这么疼啊!老人家?"

  “唉!虱子趴得很深!我得往深处找找!你坚持坚持!"

  一下一下,又一下。

  啪唧!啪唧!啪唧!

  妈妈已经觉不出疼痛了!

  因为,她的头皮,已经被老人,不,是被变化为老人的马猴精,活活剥开了……

  妈妈已经失去了知觉。

  很快,马猴精吸干了妈妈的血,吃光了妈妈的肉,把妈妈的皮骨,包成了一个包袱。

  马猴糈,擦了擦嘴巴,摇身一变,便变成了妈妈的模样。

  啪嗒!啪嗒!

  马猴精

  兄妹智斗马猴精

  向山前的家里走去。

  正当中午!

  离天黑还远着呢!

  啪!啪啪!

  门关儿、门栓儿兄妹俩,以为听错了呢。

  啪!啪啪!

  这一回,兄妹俩听得真切。

  “谁?快走开!妈妈不在家!”

  门关儿大声质疑。

  “我…我是妈妈!”马猴精忙不迭地,连声回答!

  门栓儿个矮,她挤在门缝,使劲往外瞅。

  "不错!是妈妈!哥,妈妈回来了!”她毕竟幼小,没等哥哥回答,直接把门打开了!

  门开了。

  马猴精抢先一步,闯了进来,一把抱住了门栓儿,假惺惺地说道:“我回来了!”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按约定,喊我们开门?!"门关儿问道。

  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不是说了,晚上黑天前,才能回来吗?"

  "唉!傻孩子!你姥爷、姥姥不在家,我就回来了!”

  马猴精边回答门关儿的问话,边一手,使劲地抱紧了门栓儿。

  同时,想急火火地,靠近门关儿。

  "不对!妈妈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往返几十里!再说了,即使姥爷、姥姥不在家,还有舅舅、舅妈呢!她怎么可能,马上回来呢!?"

  门关儿心里头想着,脚底下不敢大意。

  他飞快地,躲开了马猴精的魔爪。

  眼见妹妹落在了马猴精的手中,他也不敢直接言明。

  他灵机一动:“门栓儿,你先和妈妈进屋去。我去抓个麻雀,给你玩耍!"

  转眼,暗暗向门栓儿,递了一个手势。

  门栓儿见状,不知何意,迷迷糊糊地,被马猴精拽进了屋里。

  要想办法救出门栓儿!

  更要想法子,除掉马猴精!

  门关儿退出门外,打定了主意。

  兄妹智斗马猴精

  他先在院子周围转了转,又绕到房屋后,向窗户仔细打量了一番,暗自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去了……

  且说,门栓儿随着马猴精进了屋里。

  不知为什么,虽然她不知道哥哥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但,她觉得回来后的妈妈,让她有说不出口的害怕:她好象闻出这个妈妈,身上有股子血腥味,所以有意地,想挣脱马猴精的怀抱。

  “妈,我要喝水!”

  “喝就喝!"

  马猴精没好气地甩了一句,门栓儿感觉自头顶,到全身,一阵又一阵地好冷!

  妈妈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口气,对她说话!

  “妈呀,水在哪里?"

  “我哪知道!你爱喝不喝!"

  兄妹智斗马猴精

  马猴精狠狠地说。

  这不是自己的妈!肯定不是!

  又一次试探,使门栓儿彻底地警惕起来!

  她端起了水瓢,刚要喝,忽见窗外一双眼睛,在朝她眨了又眨,在朝她示意。

  她,赶紧把盛满凉水的水瓢放下。

  噗!

  只见,门关儿从窗外,弹进了一点东西,掉到了水瓢里。

  兄妹智斗马猴精

  一转眼,门关儿又不见了!

  门栓儿正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她听见屋里悉悉索索,马猴精在翻腾。

  尔后,嘎嘣!嘎嘣!

  马猴精吃起了东西。

  门栓儿急中生智,“妈,你在吃什么?我也要!”她要哄着马猴精,再考虑脱身之计。

  “唉!你个小丧门星!我东间翻西间撺,才翻出个萝卜蒂巴,压压馋虫!”

  “我也要!我也要!”门栓儿故意撒娇。

  啪!

  马猴精顺手扔过来一个东西。

  呀!那太熟悉了!

  那个是妈妈的手指头!

  妈妈一定是被这个马猴精害死的!

  我一定要报仇!

  门栓儿故作镇静地拿起地上的手指头,假装什么也不懂。

  嘎嘣!嘎嘣!故意发出同样的声音。

尾巴的影子。

  这,更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她听妈妈说过,是马猴精害死了爸爸。现在,它又害死了妈妈!

  它又巧装妈妈的样子,上门想害自己和哥哥!

  哼!妄想!

  门栓儿心里恨得牙根巴巴的响!

  她努力的克制着,还装出了笑脸:“妈妈,喝不喝水?”

  门栓儿忽然悟出了什么!

  “喝!好孩子,给我拿水来!"

  门栓儿端起了她刚刚放下的水瓢,没事儿似的,端到了马猴精的面前。

  马猴精抓起水瓢,咕咚咕咚,一连喝了十几口。

  这个畜生,吃掉了妈妈,撑得消化不了了!现在又吃了几根指头,实在是口渴了!

  “妈妈,我要上茅坑!"

  “去就去吧!啰嗦个屁!"

  喝完水的马猴精,一改好口气,又不耐烦了!

  门栓儿拉开里屋门,看见哥哥正趴在墙头,指着院中的柿子树。

  兄妹智斗马猴精

  她点头会意,毫不犹豫地爬上了树。

  这时。

  哎哟!哎哟哟哟!

  屋里,马猴精发出了惨叫。

  “门栓儿!门栓儿!我肚子疼!我也要上茅坑!”

  原来,门关儿把巴豆,弹进了水瓢里。

  “那你就上吧!”

  门栓儿一声回话,忽然惊醒了马猴精。

  它,捂着肚子,从里屋蹿到了院子,指着柿子树,朝门栓儿大喊:“快下来!快下来!”

  门栓儿逗它,“你不是要上茅坑吗?”

  她指了指树下的大口水井,

  兄妹智斗马猴精

  “这呢,就是茅坑!”

  马猴精信以为真,一步跑到井边,见了井水,才醒悟过来。

  “你等着!你等着!”

  它捂着肚子,拉开架势要往上爬!

  刚一爬,哧溜一声,滑了下来!

  “笨蛋!听着,锅台后,有碗油!抹一抹,爬一爬!抹一抹,爬一爬!"

  可能心急,可能被疼的乱了心智,马猴精竟听起了墙头门关儿的指挥。

  鬼使神差,马猴精乖乖的去锅台后,拿出了花生油,不顾肚子疼,双手扎撒,抹满花生油,在树干上猛抹一通。

  然后,摆开架势,继续向上爬。

  这回更好!

  它刚一爬,哧溜哧溜哧溜!一滑,直接滑到了水井里。

  在水井里,马猴精还在挣扎,想往上爬。

  说时迟,那时快!

  门关儿飞似地冲了进来。

  扑!扑!扑!

  迎头朝马猴精扔了几包干粉石灰,撒进了它的眼睛!

  马猴精闭着眼睛,还在垂死挣扎!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

  门关儿、门栓儿兄妹二人,奋力地搬起了大石头,全力

  朝马猴精,砸!砸!砸!

  一直把它砸死,砸到沉了井底。

  兄妹怒声高喊:“马猴精!痞猴精!害俺爹,吃俺娘!想吃俺,兄妹两,万不中!万不中!"

  ……

  兄妹把大口井,用大小石块,砸了个严严实实!把马猴精永远地埋葬在了井底。

  马猴精死了!

  人们奔走相告,拍手相庆!

  兄妹智斗马猴精

  兄妹智斗马猴精的神奇事迹,被广为传颂!

  为辟邪驱妖,人们把里外门的大、小机关,分别命名为门关儿、门栓儿。直到现在。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