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传奇小说《兰花巾》第一部——《逃亡》(5-6)

ARTTOWN2019.7.17我要分享

原 无/著

原无,本名吴志民。报纸编辑,河南上蔡人。著有《非礼春秋》、《春秋100经典故事》等。

5 晋侯脸色大变

多事春秋,齐国召集诸侯在宋国会盟。晋国自然在受邀之列。

去不去出国参加这个会,晋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于是开专题会研究这一事项。

“齐侯小白向我发出邀请,请我前往宋国参加他组织的会盟。主要是商讨应对郑国、陈国臣服于楚国的事情。这件事已经拖延了一段时间,诸位爱卿,寡人是去好,还是不去好?”晋侯向众大臣征询。

“此盟有齐侯主持,目的是和楚国争夺郑、陈两国势力。会盟成功,齐国更强;会盟失败,楚国更强。我与齐有卫国相隔,与楚有郑国和王畿相间。会盟成功与否,齐强、楚强皆与我晋国没有利害关系。且远在宋国,路途遥远,臣以为即使为君上身体和安全着想也还是不去的好。”荀叹息奏道。

“大司寇所言差矣。齐国当前虽然为诸侯中最强侯国,但没有表现出武力称霸的野心。齐侯对内修政富民,对外以德服众,尽力团结中原诸国,已经成了众多英才趋之若鹜的伯主。齐国显然没有征服卫国的企图,而我们与齐又间隔着卫国,所以齐国即使再强大,对我们也没有危害。反观楚国,这些年力量日渐强大,相伴的便是如火之燎原的扩张征服欲望。它越来越觊觎中原诸国,蔡国、陈国、郑国都是它极力夺取的对象,这些诸侯在它面前已几无招架之力。一旦征服了这些国家,那它会羽翼丰满。如果是征服了郑国,下一步它会把贪婪的目光投向哪里?就是我们晋国!我们需要及早防范,应该与齐国携手,团结中原诸国,共同抵御楚国北侵。此次会盟,必能让君上拓宽视野,及早应对楚国的北扩,对我晋国实为重要。还请君上不辞劳苦,前往参加。”大夫魏子慷慨陈词道。

“臣下赞同君上前往。”狐突上前奏道。

“臣下赞同。”……

“臣也赞同。”赵公明看支持的人多,随即犹犹豫豫附和道。

“其实寡人也已经做了参会的准备,现在既然多数人认为可以前往,寡人就不惧辛劳走一趟。据知齐侯、宋公、郑伯已经出发数日或以抵达,寡人也不能再拖延了,明日即动身启程。此期间,各位爱卿应各司其职,不得马虎。”晋侯作出总结性表态。

晋侯还没有宣布散会,随侍前来禀报:

“禀君上,公子宜忌从蒲城归来,前来拜见。”

“快快传他进来。”

“儿臣拜见君父。”宜忌快步进来,向晋侯行礼。

“这么快就回来了,蒲城的情况可好?”等他礼毕,晋侯发问。

“儿臣没有能把差事办好,要给君父添麻烦了。”

“怎么回事?”晋侯没有很在意,轻轻呷了一口水。

“儿臣赶到蒲城,还没来得及慰劳他们,就遇上了一场狂风大雨。大雨之后,城墙便出现了塌方。不想那塌方的地方,里面露出的却是柴薪!”

“哦,死人了吗?”晋侯不经意看了宜忌一眼问。

“没有。”

“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前些日子我已经听到一些传言。那么大工程,出点问题也有情可原。不要小题大做。”

“关键是不止一处有柴薪,数量很多。”宜忌低头陈述。

“嗯?数量很多是什么意思?”晋侯并没有十分在意。

“看来是恶意为之。”宜忌不动声色回答。

“什么?”晋侯认真了。

“人们都在议论这件事,影响特别坏!”宜忌渲染道。

“是谁做出这等罪大恶极之事?士为怎么说?”晋侯面起愠色了。

“他已经回来了,就在外面,随时等候君上发落。”

“让他进来!”

面容憔悴、落魄不堪的士为进来就伏在地上长跪不起,一声不语。

“大司空,居然出了这等闻所未闻的丑陋,你当作何解释?”晋侯一脸不悦。

“出了这样欺君罔上之事,微臣有何言解释,有何颜解释?微臣辜负了君上,只能等君上查处。”士为仍不抬头。

“你一个老臣,怎么,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微臣辜负了君上重托,微臣万死不辞,心中难安的是君上高度重视的筑城工程进展受到了耽搁。”

“众爱卿,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晋侯知道大家会给士为求情,决定给士为一个台阶,让大家决定。

“禀君上,臣下有言想谏。”赵公明第一个上前奏道。

自家闺女伊人正在发脾气要跟士家退婚,赵公明着急解决家事,希望士为赶快从这个泥潭里出来,和他商量孩子的事。

“爱卿请讲。”

“臣以为,大司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即便是现在处置了他,如果找不到城墙内填充柴薪的原因,这样的事故还可能再次出现。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查明原因,找到真相,抓住凶手,给士为一个清白。如果真有管理不善的问题,然后再一并论处不迟。”赵公明侃侃进言。

“臣下以为赵公明的建言合理得当。臣下支持。”魏子上前奏道。

“儿臣以为不妥。无论谁是罪魁祸首,大司空身为筑城统帅都难辞其咎。只有尽快处理完结此事,才能确定筑城新帅。此事如久拖不决,将会继续耽搁工程进展,无法保证今后工程质量。原因查证和城池筑建可以同时进行。儿臣建议,即刻请大司寇按律处置,以减少对蒲城筑造的影响。”宜忌跟着奏道。

宜忌的执著让晋侯有点不耐烦。

“荀叹息。”晋侯点到了管律例的大司寇。

“臣在。”默不作声的荀叹息慢慢上前。

“按律当如何处置?”

“当革掉职位,剥去爵位,收回田产,充作奴隶。”荀叹息朗声细数。

晋侯看士为,只见他俯首在地,不辩不语。

“君上,容臣斗胆进言。看在士为随君上南征北战几十年不辞劳苦、无怨无悔,忠心不贰、夙夜在公,表里如一、坦荡如砥的份上,从轻发落吧。”狐突看见君上一副犹豫不决的表情,就上前叩拜求情。

“禀君上,臣下以为先把事情调查清楚,找出罪魁祸首,才可以依次处罚。”梁风靡的父亲梁大人也上前进言。

此时,朝廷众大臣,还有公子重耳等一干人都纷纷伏地为士为求情。

晋侯长叹一口气说:

“士为爱卿为晋国大计兢兢业业、公而忘私,寡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城墙柴薪应该另有原因。眼看已经到了告老回乡的时候,寡人怎么因为这么一段城墙忍心下手?如果寡人要因为这事下狠手,必将遭后人诟骂——”

就在晋侯正在往下讲的时候,卫士长东郭五手持一片绢书匆匆来到他身旁,把绢书交给了晋侯,并耳语说:

“后宫急信,请君上阅示。”

原来,少姬回到后宫里,听东郭五说晋侯和众大臣即将商议处置士为筑城一案,就连忙写了绢书,让他立刻送给晋侯。

晋侯停住话,展开绢书,看上面的内容。

刚看了一眼,就见他瞬间脸色大变,双手发抖。接着便猛地合上绢书,把它往案子上一拍,一改刚才的温和口气,咬牙切齿地说:“身为臣子,不止自己能为表率,还要能管好属下、育好子孙,如果做不好这些,家族何以兴旺、晋国何以昌盛!士为管教不力,已经形成大患,唯有严惩,方能以儆效尤。依律革去士为大司空一职,剥去上卿爵位,田产充公,贬为庶民,子女发配为奴。荀叹息——”

“臣在。”荀叹息立即应声趋步上前,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

“即刻执行,不得有误。同时对城墙中填薪祸首继续查证,等我回来从严惩处。”晋侯严厉发出命令。

晋侯已经很久没有发这么大脾气了,尤其是对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

他的怒吼象一个炸雷把众大臣炸的都不知所措,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朝堂里死一般静寂。

“臣下遵命。”

荀叹息的声音很轻,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每一个人都听得非常清楚,听出了士家的结果。

“寡人累了,退朝。”恼怒之后,晋侯显得极度疲劳。

晋侯态度的陡然变化使众大臣如坠雾中。过了半晌都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看晋侯如此恼怒果断,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纷纷默默走出朝堂。

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赵公明走着想着,差点一头撞到树上。

注:

会盟:古代诸侯间会面和结盟的仪式。当时,齐国在齐桓公的领导下成为春秋诸侯强国,齐桓公经常组织会盟。

6 发配为奴

赵衰走后,士雍仔细检查了仆人包裹好的礼物。

以前他对这些从来不感兴趣,从来也不多看一眼。

现在忽然觉得这些礼品都很好看,有了一种未曾有过的亲切感。

士雍停下来想:奇怪,为什么忽然对婚姻有了期待?因为父亲,因为赵衰,还是因为赵伊人?

从王城回来那天,士雍来到父亲书房,见士为正拿着一把尺子在一副锦布图画上量什么,马上猜出他正在设计城墙。

这时候跟老爹说话能够占到上风,他狡猾地想。

“您这么急催我回来,发生了什么大事?”士雍草草行完礼,一脸满不在乎地问。

“在王城多年都没有学会如何‘站’吗?”士为放下手中的尺子,不满地审视着士雍,“天王礼仪是怎么要求站的?”

“站要有站相。‘立必正方,不倾听’。”士雍说着,看着老爹严厉的目光,才站好了身子。

老爹怎么了,今天不一样。士雍赶紧认真了一点。

“你的婚事。我从蒲城回来也只有这一天时间,再不听我就要去筑蒲城,没有机会了。”

“我要是放弃这个机会呢?”

原来又是婚事,婚事真的需要这么一本正经吗?

“不行。”一口拒绝,严厉道。

“那还算什么机会。好吧,我现在相当珍视这个好机会。”

“认真点!你的婚事和你敬重的一个人有关。”

“很重要的人?”

“原来的史官赵样子。”

“他不是早已经归隐乡野去了吗?”

“以前托付给我的。”

“原来是陈年老事。”

“机缘不到强说给你也不行。现在是时候了。他行前嘱托我说,他很喜欢你,他想把赵家的小女赵伊人委身于你。我知道伊人这个女孩,窈窕贤淑,聪慧勤德,能够配得上你。你虽然和她没有交往过,但和她哥哥关系好,应该能听到一些关于她的评价。”

“没有听他说过。”

“我要请人择日到赵府纳彩。先把事情定下来,中间礼节都交给媒人去办了。这样,等我筑完蒲城归来,你们就可以完婚。那时候我家就是双喜临门了。”士为老脸上泛起一丝欢愉。

“什么时间筑城回来?”

“大概三个月。”

“是要闪婚吗?”

……

“老爷回来了。”一个仆人的报告打断了士雍的遐想。

“他在哪里?”士雍问。

“和宜忌公子一道直接去了朝廷。”

“不好。我需要去看看。”士雍说完就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

还没有出大门,只见赵衰怒气冲冲地跑过来。

士雍还没有弄明白怎么一回事,赵衰已经抓住了他的衣服,举起拳要揍他。

眼疾手快的家仆上前抱住了赵衰。

“你个无耻之徒!”赵衰骂道。

士雍一脸无辜。

“别装了!你在猎苑跟雪姬干了什么勾当?”赵衰挣扎着怒吼。

“什么勾当?”士雍一脸惊愕。

“亏我这么信任你!”

“你听谁说了什么?”

“还用听谁说?我家的车驭看得一清二楚。”

“看见了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你和雪姬做了什么你不清楚?”

“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我会和她做什么?”

“我现在才知道雪姬为什么那么愿意帮你,你回来前她还对你爹恨之入骨,这么一段时间态度就变化如此之大,我就觉得想不通。我现在我明白了。”赵衰气呼呼地说。

士雍还没有张口,赵衰抽出短剑,飞起一剑把一根木棍斩断,说:“我与你一刀两断!”

“消消气,进房里慢慢说。我相信没有解不开的误会。”士雍觉得冤枉,又被他抽剑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过一会儿才喘一口粗气镇定下来。

“不用了。伊人已经知道了。她比我知道的早,她提出解除婚约,你看着办吧。”赵衰的调门降下来了,语气依旧生冷。

“改天,我请雪姬,少姬……”

士雍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仆人匆匆赶来,一脸惊恐,打断他的话:

“公子不好了,公府兵士抄家来了!”

说话间,大批兵士已经闯进来,带队的是东郭五。

士雍一眼就瞄见,此时东郭五的嘴脸和以前求他帮忙的时候,显得更为嚣张无敛。

“士家人全部出来!接受君上之命!”东郭五走在前面站定,对院里的士雍等人声色俱厉发号施令。

士雍和赵衰楞了片刻,很快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不敢想象的大事。

“发生了什么事?”赵衰刚才的火气已经消失了,迎上去问东郭五。

“不是赵公子吗?此事和您无关,请予回避。”东郭五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

“打什么官腔?既来之,则听之。不可以吗?”赵衰不满。

“悉听尊便。”

东郭五鄙视着士雍,士雍蔑视着东郭五。

在士雍眼里,东郭五是个地地道道见利忘义的小人,在东郭五眼里,士雍是个不折不扣的倒霉鬼和情敌。

尤其是情敌。自从来了士雍,他觉得雪姬都快想不起来他了。用着他时叫他过去,高兴的时候给他点温柔,烦一点就给他冷脸。女人也喜新厌旧吗?东郭五搞不明白,也不敢在雪姬面前说不。

他心里憋一肚子火,今天终于机会来了。

早些时候,大司寇荀叹息接到君上的命令后没有稍事耽搁,迅速把任务交给东郭五,让他担任令官到士府执行国君发出的命令。东郭五正求之不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带人来到士府。

众家人被兵士吆喝着驱赶过来,所幸士雍的准备派上用场了,一些家人已经暂时离开了。

东郭五双手颤抖着、激动地展开绢书,威严十足、声音高昂又带着底气不足的颤音,念道:

唯我王十一年,寡君十一年,岁在乙卯,夏五月,辰在乙酉,晋出非礼,君颁此令:

士为身为臣子,筑城不力,形成大患,管家无方,违逆周礼,唯有严惩,方能以儆效尤。

依律革去士为大司空一职,剥去大夫爵位,田产充公,贬为庶民,子女发配为奴。

收藏举报投诉

原 无/著

原无,本名吴志民。报纸编辑,河南上蔡人。著有《非礼春秋》、《春秋100经典故事》等。

5 晋侯脸色大变

多事春秋,齐国召集诸侯在宋国会盟。晋国自然在受邀之列。

去不去出国参加这个会,晋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于是开专题会研究这一事项。

“齐侯小白向我发出邀请,请我前往宋国参加他组织的会盟。主要是商讨应对郑国、陈国臣服于楚国的事情。这件事已经拖延了一段时间,诸位爱卿,寡人是去好,还是不去好?”晋侯向众大臣征询。

“此盟有齐侯主持,目的是和楚国争夺郑、陈两国势力。会盟成功,齐国更强;会盟失败,楚国更强。我与齐有卫国相隔,与楚有郑国和王畿相间。会盟成功与否,齐强、楚强皆与我晋国没有利害关系。且远在宋国,路途遥远,臣以为即使为君上身体和安全着想也还是不去的好。”荀叹息奏道。

“大司寇所言差矣。齐国当前虽然为诸侯中最强侯国,但没有表现出武力称霸的野心。齐侯对内修政富民,对外以德服众,尽力团结中原诸国,已经成了众多英才趋之若鹜的伯主。齐国显然没有征服卫国的企图,而我们与齐又间隔着卫国,所以齐国即使再强大,对我们也没有危害。反观楚国,这些年力量日渐强大,相伴的便是如火之燎原的扩张征服欲望。它越来越觊觎中原诸国,蔡国、陈国、郑国都是它极力夺取的对象,这些诸侯在它面前已几无招架之力。一旦征服了这些国家,那它会羽翼丰满。如果是征服了郑国,下一步它会把贪婪的目光投向哪里?就是我们晋国!我们需要及早防范,应该与齐国携手,团结中原诸国,共同抵御楚国北侵。此次会盟,必能让君上拓宽视野,及早应对楚国的北扩,对我晋国实为重要。还请君上不辞劳苦,前往参加。”大夫魏子慷慨陈词道。

“臣下赞同君上前往。”狐突上前奏道。

“臣下赞同。”……

“臣也赞同。”赵公明看支持的人多,随即犹犹豫豫附和道。

“其实寡人也已经做了参会的准备,现在既然多数人认为可以前往,寡人就不惧辛劳走一趟。据知齐侯、宋公、郑伯已经出发数日或以抵达,寡人也不能再拖延了,明日即动身启程。此期间,各位爱卿应各司其职,不得马虎。”晋侯作出总结性表态。

晋侯还没有宣布散会,随侍前来禀报:

“禀君上,公子宜忌从蒲城归来,前来拜见。”

“快快传他进来。”

“儿臣拜见君父。”宜忌快步进来,向晋侯行礼。

“这么快就回来了,蒲城的情况可好?”等他礼毕,晋侯发问。

“儿臣没有能把差事办好,要给君父添麻烦了。”

“怎么回事?”晋侯没有很在意,轻轻呷了一口水。

“儿臣赶到蒲城,还没来得及慰劳他们,就遇上了一场狂风大雨。大雨之后,城墙便出现了塌方。不想那塌方的地方,里面露出的却是柴薪!”

“哦,死人了吗?”晋侯不经意看了宜忌一眼问。

“没有。”

“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前些日子我已经听到一些传言。那么大工程,出点问题也有情可原。不要小题大做。”

“关键是不止一处有柴薪,数量很多。”宜忌低头陈述。

“嗯?数量很多是什么意思?”晋侯并没有十分在意。

“看来是恶意为之。”宜忌不动声色回答。

“什么?”晋侯认真了。

“人们都在议论这件事,影响特别坏!”宜忌渲染道。

“是谁做出这等罪大恶极之事?士为怎么说?”晋侯面起愠色了。

“他已经回来了,就在外面,随时等候君上发落。”

“让他进来!”

面容憔悴、落魄不堪的士为进来就伏在地上长跪不起,一声不语。

“大司空,居然出了这等闻所未闻的丑陋,你当作何解释?”晋侯一脸不悦。

“出了这样欺君罔上之事,微臣有何言解释,有何颜解释?微臣辜负了君上,只能等君上查处。”士为仍不抬头。

“你一个老臣,怎么,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微臣辜负了君上重托,微臣万死不辞,心中难安的是君上高度重视的筑城工程进展受到了耽搁。”

“众爱卿,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晋侯知道大家会给士为求情,决定给士为一个台阶,让大家决定。

“禀君上,臣下有言想谏。”赵公明第一个上前奏道。

自家闺女伊人正在发脾气要跟士家退婚,赵公明着急解决家事,希望士为赶快从这个泥潭里出来,和他商量孩子的事。

“爱卿请讲。”

“臣以为,大司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即便是现在处置了他,如果找不到城墙内填充柴薪的原因,这样的事故还可能再次出现。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查明原因,找到真相,抓住凶手,给士为一个清白。如果真有管理不善的问题,然后再一并论处不迟。”赵公明侃侃进言。

“臣下以为赵公明的建言合理得当。臣下支持。”魏子上前奏道。

“儿臣以为不妥。无论谁是罪魁祸首,大司空身为筑城统帅都难辞其咎。只有尽快处理完结此事,才能确定筑城新帅。此事如久拖不决,将会继续耽搁工程进展,无法保证今后工程质量。原因查证和城池筑建可以同时进行。儿臣建议,即刻请大司寇按律处置,以减少对蒲城筑造的影响。”宜忌跟着奏道。

宜忌的执著让晋侯有点不耐烦。

“荀叹息。”晋侯点到了管律例的大司寇。

“臣在。”默不作声的荀叹息慢慢上前。

“按律当如何处置?”

“当革掉职位,剥去爵位,收回田产,充作奴隶。”荀叹息朗声细数。

晋侯看士为,只见他俯首在地,不辩不语。

“君上,容臣斗胆进言。看在士为随君上南征北战几十年不辞劳苦、无怨无悔,忠心不贰、夙夜在公,表里如一、坦荡如砥的份上,从轻发落吧。”狐突看见君上一副犹豫不决的表情,就上前叩拜求情。

“禀君上,臣下以为先把事情调查清楚,找出罪魁祸首,才可以依次处罚。”梁风靡的父亲梁大人也上前进言。

此时,朝廷众大臣,还有公子重耳等一干人都纷纷伏地为士为求情。

晋侯长叹一口气说:

“士为爱卿为晋国大计兢兢业业、公而忘私,寡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城墙柴薪应该另有原因。眼看已经到了告老回乡的时候,寡人怎么因为这么一段城墙忍心下手?如果寡人要因为这事下狠手,必将遭后人诟骂——”

就在晋侯正在往下讲的时候,卫士长东郭五手持一片绢书匆匆来到他身旁,把绢书交给了晋侯,并耳语说:

“后宫急信,请君上阅示。”

原来,少姬回到后宫里,听东郭五说晋侯和众大臣即将商议处置士为筑城一案,就连忙写了绢书,让他立刻送给晋侯。

晋侯停住话,展开绢书,看上面的内容。

刚看了一眼,就见他瞬间脸色大变,双手发抖。接着便猛地合上绢书,把它往案子上一拍,一改刚才的温和口气,咬牙切齿地说:“身为臣子,不止自己能为表率,还要能管好属下、育好子孙,如果做不好这些,家族何以兴旺、晋国何以昌盛!士为管教不力,已经形成大患,唯有严惩,方能以儆效尤。依律革去士为大司空一职,剥去上卿爵位,田产充公,贬为庶民,子女发配为奴。荀叹息——”

“臣在。”荀叹息立即应声趋步上前,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

“即刻执行,不得有误。同时对城墙中填薪祸首继续查证,等我回来从严惩处。”晋侯严厉发出命令。

晋侯已经很久没有发这么大脾气了,尤其是对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

他的怒吼象一个炸雷把众大臣炸的都不知所措,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朝堂里死一般静寂。

“臣下遵命。”

荀叹息的声音很轻,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每一个人都听得非常清楚,听出了士家的结果。

“寡人累了,退朝。”恼怒之后,晋侯显得极度疲劳。

晋侯态度的陡然变化使众大臣如坠雾中。过了半晌都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看晋侯如此恼怒果断,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纷纷默默走出朝堂。

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赵公明走着想着,差点一头撞到树上。

注:

会盟:古代诸侯间会面和结盟的仪式。当时,齐国在齐桓公的领导下成为春秋诸侯强国,齐桓公经常组织会盟。

6 发配为奴

赵衰走后,士雍仔细检查了仆人包裹好的礼物。

以前他对这些从来不感兴趣,从来也不多看一眼。

现在忽然觉得这些礼品都很好看,有了一种未曾有过的亲切感。

士雍停下来想:奇怪,为什么忽然对婚姻有了期待?因为父亲,因为赵衰,还是因为赵伊人?

从王城回来那天,士雍来到父亲书房,见士为正拿着一把尺子在一副锦布图画上量什么,马上猜出他正在设计城墙。

这时候跟老爹说话能够占到上风,他狡猾地想。

“您这么急催我回来,发生了什么大事?”士雍草草行完礼,一脸满不在乎地问。

“在王城多年都没有学会如何‘站’吗?”士为放下手中的尺子,不满地审视着士雍,“天王礼仪是怎么要求站的?”

“站要有站相。‘立必正方,不倾听’。”士雍说着,看着老爹严厉的目光,才站好了身子。

老爹怎么了,今天不一样。士雍赶紧认真了一点。

“你的婚事。我从蒲城回来也只有这一天时间,再不听我就要去筑蒲城,没有机会了。”

“我要是放弃这个机会呢?”

原来又是婚事,婚事真的需要这么一本正经吗?

“不行。”一口拒绝,严厉道。

“那还算什么机会。好吧,我现在相当珍视这个好机会。”

“认真点!你的婚事和你敬重的一个人有关。”

“很重要的人?”

“原来的史官赵样子。”

“他不是早已经归隐乡野去了吗?”

“以前托付给我的。”

“原来是陈年老事。”

“机缘不到强说给你也不行。现在是时候了。他行前嘱托我说,他很喜欢你,他想把赵家的小女赵伊人委身于你。我知道伊人这个女孩,窈窕贤淑,聪慧勤德,能够配得上你。你虽然和她没有交往过,但和她哥哥关系好,应该能听到一些关于她的评价。”

“没有听他说过。”

“我要请人择日到赵府纳彩。先把事情定下来,中间礼节都交给媒人去办了。这样,等我筑完蒲城归来,你们就可以完婚。那时候我家就是双喜临门了。”士为老脸上泛起一丝欢愉。

“什么时间筑城回来?”

“大概三个月。”

“是要闪婚吗?”

……

“老爷回来了。”一个仆人的报告打断了士雍的遐想。

“他在哪里?”士雍问。

“和宜忌公子一道直接去了朝廷。”

“不好。我需要去看看。”士雍说完就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

还没有出大门,只见赵衰怒气冲冲地跑过来。

士雍还没有弄明白怎么一回事,赵衰已经抓住了他的衣服,举起拳要揍他。

眼疾手快的家仆上前抱住了赵衰。

“你个无耻之徒!”赵衰骂道。

士雍一脸无辜。

“别装了!你在猎苑跟雪姬干了什么勾当?”赵衰挣扎着怒吼。

“什么勾当?”士雍一脸惊愕。

“亏我这么信任你!”

“你听谁说了什么?”

“还用听谁说?我家的车驭看得一清二楚。”

“看见了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你和雪姬做了什么你不清楚?”

“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我会和她做什么?”

“我现在才知道雪姬为什么那么愿意帮你,你回来前她还对你爹恨之入骨,这么一段时间态度就变化如此之大,我就觉得想不通。我现在我明白了。”赵衰气呼呼地说。

士雍还没有张口,赵衰抽出短剑,飞起一剑把一根木棍斩断,说:“我与你一刀两断!”

“消消气,进房里慢慢说。我相信没有解不开的误会。”士雍觉得冤枉,又被他抽剑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过一会儿才喘一口粗气镇定下来。

“不用了。伊人已经知道了。她比我知道的早,她提出解除婚约,你看着办吧。”赵衰的调门降下来了,语气依旧生冷。

“改天,我请雪姬,少姬……”

士雍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仆人匆匆赶来,一脸惊恐,打断他的话:

“公子不好了,公府兵士抄家来了!”

说话间,大批兵士已经闯进来,带队的是东郭五。

士雍一眼就瞄见,此时东郭五的嘴脸和以前求他帮忙的时候,显得更为嚣张无敛。

“士家人全部出来!接受君上之命!”东郭五走在前面站定,对院里的士雍等人声色俱厉发号施令。

士雍和赵衰楞了片刻,很快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不敢想象的大事。

“发生了什么事?”赵衰刚才的火气已经消失了,迎上去问东郭五。

“不是赵公子吗?此事和您无关,请予回避。”东郭五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

“打什么官腔?既来之,则听之。不可以吗?”赵衰不满。

“悉听尊便。”

东郭五鄙视着士雍,士雍蔑视着东郭五。

在士雍眼里,东郭五是个地地道道见利忘义的小人,在东郭五眼里,士雍是个不折不扣的倒霉鬼和情敌。

尤其是情敌。自从来了士雍,他觉得雪姬都快想不起来他了。用着他时叫他过去,高兴的时候给他点温柔,烦一点就给他冷脸。女人也喜新厌旧吗?东郭五搞不明白,也不敢在雪姬面前说不。

他心里憋一肚子火,今天终于机会来了。

早些时候,大司寇荀叹息接到君上的命令后没有稍事耽搁,迅速把任务交给东郭五,让他担任令官到士府执行国君发出的命令。东郭五正求之不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带人来到士府。

众家人被兵士吆喝着驱赶过来,所幸士雍的准备派上用场了,一些家人已经暂时离开了。

东郭五双手颤抖着、激动地展开绢书,威严十足、声音高昂又带着底气不足的颤音,念道:

唯我王十一年,寡君十一年,岁在乙卯,夏五月,辰在乙酉,晋出非礼,君颁此令:

士为身为臣子,筑城不力,形成大患,管家无方,违逆周礼,唯有严惩,方能以儆效尤。

依律革去士为大司空一职,剥去大夫爵位,田产充公,贬为庶民,子女发配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