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治愈多少人的小心灵



  饮食男女,多么接地气!

  美食,大约是绝大多数胃口好的人的最爱。心情不好了,和朋友一起去吃烧烤喝啤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想象自己是多么英雄豪气;升职加薪了,三五同事聚在一起,吆五喝六,一醉方休;久别重逢,设宴欢庆,尽情诉说喜悦……

  总之,一切事都可以和吃关联起来。婚丧嫁娶,生孩子,乔迁新居,认干亲,拜把子。

  所以,我觉得美食是治愈系的,它仿佛可以为各种人,各种情绪做出贡献,以讨得不同人的欢心,治愈不同人的心灵。

  做美食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毋庸置疑,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阳光大气的人,温暖亲切的人。更是心中有很多爱的人。

  《都挺好》里面苏明玉的男朋友石天冬就是一个善于研发美食的人,果然也是治愈系的人。苏明玉和石天冬结婚后,老板蒙总,蒙总儿子,蒙总那个关系破裂的妻子,竟然不约而同在石天冬家蹭饭,蹭着蹭着 ,一家人竟也温馨了。是石天冬的美食和人格魅力改变了一切。

  可见,美食里面有家的味道,有爱的感觉,有值得依恋的情怀。

  我也喜欢做饭,其实我结婚后根本不会做饭,被逼无奈,学着做呗。后来有了儿子,我愿意为他做美食,就看食谱,学做家常菜。我可能有做饭的天赋,笑话,别当真。总之我学菜谱不死板,实践的时候总会创新一下下,就像我写论文也要浪漫一下下,不那么学术气一样。

  一碗清汤面,儿子也会说:妈妈,别倒掉剩下的,我待会儿还想喝。做烧饼,儿子的玩伴都趴在锅边不肯玩了,留着口水等。炸麻花,看不出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凭着记忆,我把小时候吃过的排叉还原了,比记忆里的味道还美。总之,当我抛开菜谱,一锅乱炖也好,鱼香肉丝也好,荤素搭配,随意做做,都会极大地满足我们家吃饭人的味蕾。儿子从不肯将就,不愿意以零食代替饭菜。

  如果为所爱之人做饭,你的潜能极大限度会开发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做出如此美味。在学校,我也为同事们露一手,我们甚至想比拼厨艺。就像你愿意读书,书就会回报你快乐,你醉心做美食,食物就发挥出它本身的优势。真的,没有不好吃的食物,食材,只有不会利用处理食材的厨师。

  虽然有这么一句话:食之无味,好像你心情郁闷的时候,食物就失去了它的味道。其实不然,毕竟,你再怎么痛苦,再怎么伤心,你也不会真的去嚼蜡,虽说味同嚼蜡,但蜡一定会嚼不下去。食物没有言语,却在你唇齿间摩擦,就算没有心情品味,它还是陪伴着你的小心灵,知觉到你的沮丧灰心,咽下去的是苦闷,塞进嘴的是苦涩,填进去的是养分,对的,它支撑着你的痛苦继续下去,而不是弃绝,使你痛无可痛,须臾升空。

  暴饮暴食,尽管不好,你还是离不开食物,对吧?从这个意义上说,食物和活着,紧密相连,而只要你活着,你就得喂养自己的小心灵,或用痛苦,或用喜悦。

  而美食,担负着重要的职责。

  96

  向日葵3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2

  2019.08.06 05:01

  字数 1095

  饮食男女,多么接地气!

  美食,大约是绝大多数胃口好的人的最爱。心情不好了,和朋友一起去吃烧烤喝啤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想象自己是多么英雄豪气;升职加薪了,三五同事聚在一起,吆五喝六,一醉方休;久别重逢,设宴欢庆,尽情诉说喜悦……

  总之,一切事都可以和吃关联起来。婚丧嫁娶,生孩子,乔迁新居,认干亲,拜把子。

  所以,我觉得美食是治愈系的,它仿佛可以为各种人,各种情绪做出贡献,以讨得不同人的欢心,治愈不同人的心灵。

  做美食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毋庸置疑,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阳光大气的人,温暖亲切的人。更是心中有很多爱的人。

  《都挺好》里面苏明玉的男朋友石天冬就是一个善于研发美食的人,果然也是治愈系的人。苏明玉和石天冬结婚后,老板蒙总,蒙总儿子,蒙总那个关系破裂的妻子,竟然不约而同在石天冬家蹭饭,蹭着蹭着 ,一家人竟也温馨了。是石天冬的美食和人格魅力改变了一切。

  可见,美食里面有家的味道,有爱的感觉,有值得依恋的情怀。

  我也喜欢做饭,其实我结婚后根本不会做饭,被逼无奈,学着做呗。后来有了儿子,我愿意为他做美食,就看食谱,学做家常菜。我可能有做饭的天赋,笑话,别当真。总之我学菜谱不死板,实践的时候总会创新一下下,就像我写论文也要浪漫一下下,不那么学术气一样。

  一碗清汤面,儿子也会说:妈妈,别倒掉剩下的,我待会儿还想喝。做烧饼,儿子的玩伴都趴在锅边不肯玩了,留着口水等。炸麻花,看不出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凭着记忆,我把小时候吃过的排叉还原了,比记忆里的味道还美。总之,当我抛开菜谱,一锅乱炖也好,鱼香肉丝也好,荤素搭配,随意做做,都会极大地满足我们家吃饭人的味蕾。儿子从不肯将就,不愿意以零食代替饭菜。

  如果为所爱之人做饭,你的潜能极大限度会开发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做出如此美味。在学校,我也为同事们露一手,我们甚至想比拼厨艺。就像你愿意读书,书就会回报你快乐,你醉心做美食,食物就发挥出它本身的优势。真的,没有不好吃的食物,食材,只有不会利用处理食材的厨师。

  虽然有这么一句话:食之无味,好像你心情郁闷的时候,食物就失去了它的味道。其实不然,毕竟,你再怎么痛苦,再怎么伤心,你也不会真的去嚼蜡,虽说味同嚼蜡,但蜡一定会嚼不下去。食物没有言语,却在你唇齿间摩擦,就算没有心情品味,它还是陪伴着你的小心灵,知觉到你的沮丧灰心,咽下去的是苦闷,塞进嘴的是苦涩,填进去的是养分,对的,它支撑着你的痛苦继续下去,而不是弃绝,使你痛无可痛,须臾升空。

  暴饮暴食,尽管不好,你还是离不开食物,对吧?从这个意义上说,食物和活着,紧密相连,而只要你活着,你就得喂养自己的小心灵,或用痛苦,或用喜悦。

  而美食,担负着重要的职责。

  饮食男女,多么接地气!

  美食,大约是绝大多数胃口好的人的最爱。心情不好了,和朋友一起去吃烧烤喝啤酒,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想象自己是多么英雄豪气;升职加薪了,三五同事聚在一起,吆五喝六,一醉方休;久别重逢,设宴欢庆,尽情诉说喜悦……

  总之,一切事都可以和吃关联起来。婚丧嫁娶,生孩子,乔迁新居,认干亲,拜把子。

  所以,我觉得美食是治愈系的,它仿佛可以为各种人,各种情绪做出贡献,以讨得不同人的欢心,治愈不同人的心灵。

  做美食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毋庸置疑,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阳光大气的人,温暖亲切的人。更是心中有很多爱的人。

  《都挺好》里面苏明玉的男朋友石天冬就是一个善于研发美食的人,果然也是治愈系的人。苏明玉和石天冬结婚后,老板蒙总,蒙总儿子,蒙总那个关系破裂的妻子,竟然不约而同在石天冬家蹭饭,蹭着蹭着 ,一家人竟也温馨了。是石天冬的美食和人格魅力改变了一切。

  可见,美食里面有家的味道,有爱的感觉,有值得依恋的情怀。

  我也喜欢做饭,其实我结婚后根本不会做饭,被逼无奈,学着做呗。后来有了儿子,我愿意为他做美食,就看食谱,学做家常菜。我可能有做饭的天赋,笑话,别当真。总之我学菜谱不死板,实践的时候总会创新一下下,就像我写论文也要浪漫一下下,不那么学术气一样。

  一碗清汤面,儿子也会说:妈妈,别倒掉剩下的,我待会儿还想喝。做烧饼,儿子的玩伴都趴在锅边不肯玩了,留着口水等。炸麻花,看不出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凭着记忆,我把小时候吃过的排叉还原了,比记忆里的味道还美。总之,当我抛开菜谱,一锅乱炖也好,鱼香肉丝也好,荤素搭配,随意做做,都会极大地满足我们家吃饭人的味蕾。儿子从不肯将就,不愿意以零食代替饭菜。

  如果为所爱之人做饭,你的潜能极大限度会开发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做出如此美味。在学校,我也为同事们露一手,我们甚至想比拼厨艺。就像你愿意读书,书就会回报你快乐,你醉心做美食,食物就发挥出它本身的优势。真的,没有不好吃的食物,食材,只有不会利用处理食材的厨师。

  虽然有这么一句话:食之无味,好像你心情郁闷的时候,食物就失去了它的味道。其实不然,毕竟,你再怎么痛苦,再怎么伤心,你也不会真的去嚼蜡,虽说味同嚼蜡,但蜡一定会嚼不下去。食物没有言语,却在你唇齿间摩擦,就算没有心情品味,它还是陪伴着你的小心灵,知觉到你的沮丧灰心,咽下去的是苦闷,塞进嘴的是苦涩,填进去的是养分,对的,它支撑着你的痛苦继续下去,而不是弃绝,使你痛无可痛,须臾升空。

  暴饮暴食,尽管不好,你还是离不开食物,对吧?从这个意义上说,食物和活着,紧密相连,而只要你活着,你就得喂养自己的小心灵,或用痛苦,或用喜悦。

  而美食,担负着重要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