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三大绝招治渣男

  云眠醉情感2天前我要分享

  讲述人:杨娜, 女,26岁

  沉睡中的我被电话铃声吵醒。眯眼一看,有几十条未接来电,回拨电话,那边传来闺蜜一声咆哮:“你有没有事?为个渣男割腕你值得么?”

  我反应过来,赶紧安抚闺蜜:“放心放心,我就算死,也要拉那个世纪大渣男当垫背的!”

  我叫杨娜,河南人。打小起,我爸就常年在外地工作,一年只回几次家,近几年回家的次数更是越来越少,周围的人都说我爸在外面一定是有人了。

  我妈是我们这一片的奇女子,从未上过班,年过五十了,每日依然沉迷于电脑游戏。

  我妈对待我,除了打骂便是责罚。但是我性子拗,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只要我们一吵架,我妈就会坐在家里朝南的窗户上,边哭边说不想活了,怎么养了我这样的不孝女。而我肯定不带怕的,我会坐在另一个窗户上对着她喊,妈,我去死了你就开心了啊……后来,我考上了幼师,边读书边打工,凭借着还算甜美的长相,总能找到一些薪水不错的兼职。

  我和黄家豪相识于三年前,那时候我在一家女仆咖啡厅打工。第一次见到黄家豪,他穿着一身运动装,白色T恤,黑色休闲裤,带着细框眼镜,窝坐在靠窗的沙发里。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男孩很特别,阳光中还带着点书卷气。我拿菜单走向他,问:“主人,你想吃点什么?”所谓女仆餐厅,就是服务员cosplay女仆,进来吃东西的顾客就是“主人”。他点了一杯可乐加一份小食拼盘。

  

  他叫我陪他聊会,凑巧那天不忙,我们从中午聊到了黄昏。离开店之前,我们互换了微信。于是,我从他的口中了解到,黄家豪是江苏人,父母在郑州开了一家私人的体检医院。他正在美国读本科,哪个学校我也没记住,听起来应该是很好的那种。因为学业压力大,加上寒假太短,所以他每年只有暑假才会回国。我问过黄家豪是不是经常去女仆咖啡厅这样的地方。

  我在打工的时候,像他这样的公子哥我也见过不少,大多都是为了看漂亮的女孩子而来。黄家豪矢口否认,他说那次只是凑巧在女仆咖啡厅附近办事,天太热,想喝杯冰水,没多想就进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我都相信,就像我们是已经认识很久的熟人。

  我开始期待收到他的信息,时不时的点开微信,生怕网络不好漏了哪条。没过多久,黄家豪就和我告白了。热恋中的男女,每天的生活都像泡在蜜罐里一样甜。

  每隔几天,我就会在qq空间,朋友圈和微博里晒出我俩的亲密照片。吃过的餐厅,看过的电影,收到的礼物,我都想记录下来,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