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虚胖助长了家长心理预期,反过来加强了刷题应试教育!



  2019-08-06 15:07:01 会画画的你

  

  义务教育,这么多年来,我们出台了各种各样的要求规定,但结果却不尽人意,似乎反而越来越焦虑和强化了很多东西。

  各地越来越高的中高考分数,让选拔成了一种困难!

  四川700分上不了清北,陕西北大裸分录取达到702,后增加名额有意降到了699……,西安中考某名校的录取线接近700(总分730),北京某顶尖名校高中录取563(总分580)……

  在高分云集,一分几十个学生的情况下,学校很难区分学生的真实水平,几分之内就是几百号人,的确无法选择。

  因此学校开始自招和面试或者通过竞赛来自我渠道区分,这就是为什么凭裸分越来越难易上好学校的原因。

  简单的考试难度和规定的考试套路模式,让高分成为不能失误而不是水平真实!

  在难度一般的情况下,对于能力强的学生是不利的,反而是不断刷题的熟练工容易的高分。甚至出现单科不能失掉几分的极限情况,这不是选拔和考试,这是刷题的身体时间精力的浪费,掌握不意味着穷尽!

  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试题简单导致了应试的刷题,这刚好和初衷相悖。

  我们的评价认知出现了偏差,因为大面积的高分是一种成就!

  有的地方在总结工作时,竟然用今年的平均成绩被去年提高多少,高于多少分以上的学生大幅增加的提法。

  学业考试是衡量整体的水平,可以照顾到群体,简单一些,体现公平。

  但选拔性质的录取又有必须要有明显的区分度,这就是矛盾,如果最后不得已用小数点来区分,就是鼓励各种刷题和重复的训练。

  虚高的分数助长了家长的心里预期,以为孩子个个都是人才,都能上名校。

  第100名和第1名只差3分,会给家长造成一种错觉,我的孩子只要再努力一下,就是第一。一群家长都这么想,然后孩子的休息时间被挤占没了,毕竟一天只有24小时,睡觉已经不足6个了。

  助长和固化心理预期是药方无效和被注水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一点上房价表现的尤为明显,也体现的淋漓尽致,教育也一样,只是人们还没意识到。。

  虚高的背后是教育巨大差距。

  西安去年的高中学业考试,某名校学生,7分钟答完试卷,全部平均10分钟,然后趴在考场上睡觉。考试全校全A通过。

  同样陕西的边远农村高中,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是C,A是凤毛麟角,更别说全部的课程A。

  这样说明了一个困境,如果兼顾差距日益扩大的城乡教育差距,如果衡量和评判,是不是得用一套试题考卷,值得研究。

  形式上的公平,可能反而造成更大的不公平。

  教育一个复杂的体系,不是说你出一个政策,以为堵住了漏洞,问题就解决了,家长学校等主体,它一定会寻找新漏洞,然后绕过去,比如移民 学区房 解读 落户等等。与其被动的堵还不如彻底的按照用疏导,规则明确,愿赌服输。

  我是生活君,欢迎关注!

  

  义务教育,这么多年来,我们出台了各种各样的要求规定,但结果却不尽人意,似乎反而越来越焦虑和强化了很多东西。

  各地越来越高的中高考分数,让选拔成了一种困难!

  四川700分上不了清北,陕西北大裸分录取达到702,后增加名额有意降到了699……,西安中考某名校的录取线接近700(总分730),北京某顶尖名校高中录取563(总分580)……

  在高分云集,一分几十个学生的情况下,学校很难区分学生的真实水平,几分之内就是几百号人,的确无法选择。

  因此学校开始自招和面试或者通过竞赛来自我渠道区分,这就是为什么凭裸分越来越难易上好学校的原因。

  简单的考试难度和规定的考试套路模式,让高分成为不能失误而不是水平真实!

  在难度一般的情况下,对于能力强的学生是不利的,反而是不断刷题的熟练工容易的高分。甚至出现单科不能失掉几分的极限情况,这不是选拔和考试,这是刷题的身体时间精力的浪费,掌握不意味着穷尽!

  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试题简单导致了应试的刷题,这刚好和初衷相悖。

  我们的评价认知出现了偏差,因为大面积的高分是一种成就!

  有的地方在总结工作时,竟然用今年的平均成绩被去年提高多少,高于多少分以上的学生大幅增加的提法。

  学业考试是衡量整体的水平,可以照顾到群体,简单一些,体现公平。

  但选拔性质的录取又有必须要有明显的区分度,这就是矛盾,如果最后不得已用小数点来区分,就是鼓励各种刷题和重复的训练。

  虚高的分数助长了家长的心里预期,以为孩子个个都是人才,都能上名校。

  第100名和第1名只差3分,会给家长造成一种错觉,我的孩子只要再努力一下,就是第一。一群家长都这么想,然后孩子的休息时间被挤占没了,毕竟一天只有24小时,睡觉已经不足6个了。

  助长和固化心理预期是药方无效和被注水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一点上房价表现的尤为明显,也体现的淋漓尽致,教育也一样,只是人们还没意识到。。

  虚高的背后是教育巨大差距。

  西安去年的高中学业考试,某名校学生,7分钟答完试卷,全部平均10分钟,然后趴在考场上睡觉。考试全校全A通过。

  同样陕西的边远农村高中,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是C,A是凤毛麟角,更别说全部的课程A。

  这样说明了一个困境,如果兼顾差距日益扩大的城乡教育差距,如果衡量和评判,是不是得用一套试题考卷,值得研究。

  形式上的公平,可能反而造成更大的不公平。

  教育一个复杂的体系,不是说你出一个政策,以为堵住了漏洞,问题就解决了,家长学校等主体,它一定会寻找新漏洞,然后绕过去,比如移民 学区房 解读 落户等等。与其被动的堵还不如彻底的按照用疏导,规则明确,愿赌服输。

  我是生活君,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