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风波(上集)

  正月里,馨兰决定带着刚满五个月的孩子去母亲家住上一阵子。自己也为人母了,都说只有养儿方知报父母恩。

  自从兰馨当上了母亲之后,就特别牵挂远在他乡的母亲,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虽然平时也是电话频繁联系的,但兰馨还是觉得电话远不如自己陪母亲一起住更有亲切感。

  在兰馨出嫁前几天,父亲不幸遭遇车祸突然去世,接着兰馨嫁人,家里就只剩母亲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日子。

  春节前,兰馨去送年礼的,知道母亲迷上了跳广场舞,也耳闻母亲和一名中年男子处成了男女朋友。那时,兰馨没有过多的在意传闻,这次兰馨是专程过来陪母亲的。

  一进家门,母亲就带着幸福满满的笑容告诉兰馨,她遇到了生命里的第二春了。兰馨让母亲给她讲讲这个神秘的男人。

  这名男子比母亲小十岁,是在跳舞的时候遇见的,两人一见倾心,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母亲说,这男子对她温柔体贴,让她找到了初恋时的感觉,她感谢上帝赐予她了人间第二春天。

  兰馨带着疑惑安静地听着母亲继续叙说着她春天里的故事。母亲说,那男人要娶她,正大光明的把她娶进门,让她陪他一起回河南老家。就是老家没有房子,问兰馨的母亲愿不愿陪他一起慢慢地变老。

  都已经是年过五十的人,再次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娶她做媳妇。想着自己一个人待在偌大的房子里,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冷不丁突然有人提出和她一起生活。这样的话让干涸的心再次被滋润了。

  兰馨的母亲觉得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听到正大光明的娶她,让她做他的新娘,真的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情,兰馨的母亲被这男人的深情厚谊打动了,她决定把家里的全部存款拿出来支持这个男人,母亲的存款就是兰馨父亲车祸的赔偿款和姥爷的养老钱,总共三十几万。

  兰馨听到母亲要动用父亲用生命换来的钱有点着急了,还有姥爷的十万,那是姥爷寄放在母亲这里的养老钱,姥爷年岁已高,这钱万万动不得的。

  谁知兰馨刚一开口说不能拿钱给那男子造房子时,母亲生气了,发怒了,脸色一下子变了,母亲觉得兰馨不理解她,好容易找到了爱情,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她要自己做主,任谁多讲一句都没有作用,心意已决。

  兰馨还是想继续试着说服母亲,不要被眼前的爱情冲昏头脑,可此时的母亲比她还急躁,根本就不肯兰馨说话,直接就把兰馨随身带的行李扔到外门。

  就这样,兰馨及孩子被母亲孩子的亲姥姥给赶出了家门,不管兰馨怎样苦苦哀求母亲,哪怕让她住一晚,此时天色已晚,还带着孩子不好上路。明早她就回家,母亲都没能答应。

  母亲嘴里一直骂兰馨是没良心的闺女,称自己养了一个白眼狼,只顾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滋润,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一个人的孤单寂寞冷。

  兰馨的母亲,此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她要珍惜眼前这么好的男人,她要追求本该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即使是自己的亲闺女,她也不妥协。

  半夜三更里,兰馨和早上来时一样手抱孩子,背着行李只能打的往家回。兰馨面对自己的母亲如此决绝的心吓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流着眼泪。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有如此大的魔力,不顾年迈的父亲,不顾亲身闺女的感受,做出惊人的举动呢,冷静下来的兰馨陷入了深深地沉思里。

  想着自己母亲用了大半辈子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养大,父亲的突然离世,自己的嫁人离开了她,兰馨还是体谅到母亲的不易之难,可眼前的这种事情,绝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那样子,母亲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兰馨回到家里,把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爱人叙说了一遍,两人决定再和母亲好好的沟通一下,如果两人是真感情,她们决不阻拦,该领证去领证,两人的养老她们也答应承担,但拿钱造房屋,坚决不同意。双方的房产为不动产,生活方式自由,他们小辈愿意承担两人的生活必要开资。

  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兰馨刻不容缓的马不停蹄的决定要亲自去会会母亲嘴里的真爱,她以母亲的名义相约喝茶,男子欣然赴约。

  兰馨和那名男子见面后,坦诚布公地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本来还态度和善的男子突然翻脸,怒骂兰馨不孝顺母亲,不体谅母亲的孤单,干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总之说了一大堆不悦耳的话语,然后带着愤恨离席。

  已经过了一周了,兰馨的母亲怎么也联系不上那名温文尔雅的男子了,看着母亲双眼垂泪,兰馨心酸不已,害怕母亲有过三长两短,更是寸步不离的陪在母亲的身边。

  在一次与老公通电话时,兰馨不小心秃噜出她找过那名男子,恰巧被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母亲听了正题,母亲一下子就疯了似的,情绪极为不稳,豪哭不止,她满肚子的伤心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突然蹭蹭蹭的就跑上楼顶。

  这一疯狂壮举把兰馨吓住了,赶紧报警,赶紧打电话给老公,任凭警察叔叔苦口婆心的劝说,兰馨母亲还是继续疯癫,继续闹腾,最后终因体力不支,晕厥过去,方得以收场。

  120早已在候着,兰馨的老公也赶到了,陪着兰馨把母亲送到了医院。

  96

  薄荷绿茶f0b4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4.1

  

  字数 1889

  正月里,馨兰决定带着刚满五个月的孩子去母亲家住上一阵子。自己也为人母了,都说只有养儿方知报父母恩。

  自从兰馨当上了母亲之后,就特别牵挂远在他乡的母亲,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虽然平时也是电话频繁联系的,但兰馨还是觉得电话远不如自己陪母亲一起住更有亲切感。

  在兰馨出嫁前几天,父亲不幸遭遇车祸突然去世,接着兰馨嫁人,家里就只剩母亲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日子。

  春节前,兰馨去送年礼的,知道母亲迷上了跳广场舞,也耳闻母亲和一名中年男子处成了男女朋友。那时,兰馨没有过多的在意传闻,这次兰馨是专程过来陪母亲的。

  一进家门,母亲就带着幸福满满的笑容告诉兰馨,她遇到了生命里的第二春了。兰馨让母亲给她讲讲这个神秘的男人。

  这名男子比母亲小十岁,是在跳舞的时候遇见的,两人一见倾心,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母亲说,这男子对她温柔体贴,让她找到了初恋时的感觉,她感谢上帝赐予她了人间第二春天。

  兰馨带着疑惑安静地听着母亲继续叙说着她春天里的故事。母亲说,那男人要娶她,正大光明的把她娶进门,让她陪他一起回河南老家。就是老家没有房子,问兰馨的母亲愿不愿陪他一起慢慢地变老。

  都已经是年过五十的人,再次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娶她做媳妇。想着自己一个人待在偌大的房子里,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冷不丁突然有人提出和她一起生活。这样的话让干涸的心再次被滋润了。

  兰馨的母亲觉得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听到正大光明的娶她,让她做他的新娘,真的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情,兰馨的母亲被这男人的深情厚谊打动了,她决定把家里的全部存款拿出来支持这个男人,母亲的存款就是兰馨父亲车祸的赔偿款和姥爷的养老钱,总共三十几万。

  兰馨听到母亲要动用父亲用生命换来的钱有点着急了,还有姥爷的十万,那是姥爷寄放在母亲这里的养老钱,姥爷年岁已高,这钱万万动不得的。

  谁知兰馨刚一开口说不能拿钱给那男子造房子时,母亲生气了,发怒了,脸色一下子变了,母亲觉得兰馨不理解她,好容易找到了爱情,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她要自己做主,任谁多讲一句都没有作用,心意已决。

  兰馨还是想继续试着说服母亲,不要被眼前的爱情冲昏头脑,可此时的母亲比她还急躁,根本就不肯兰馨说话,直接就把兰馨随身带的行李扔到外门。

  就这样,兰馨及孩子被母亲孩子的亲姥姥给赶出了家门,不管兰馨怎样苦苦哀求母亲,哪怕让她住一晚,此时天色已晚,还带着孩子不好上路。明早她就回家,母亲都没能答应。

  母亲嘴里一直骂兰馨是没良心的闺女,称自己养了一个白眼狼,只顾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滋润,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一个人的孤单寂寞冷。

  兰馨的母亲,此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她要珍惜眼前这么好的男人,她要追求本该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即使是自己的亲闺女,她也不妥协。

  半夜三更里,兰馨和早上来时一样手抱孩子,背着行李只能打的往家回。兰馨面对自己的母亲如此决绝的心吓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流着眼泪。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有如此大的魔力,不顾年迈的父亲,不顾亲身闺女的感受,做出惊人的举动呢,冷静下来的兰馨陷入了深深地沉思里。

  想着自己母亲用了大半辈子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养大,父亲的突然离世,自己的嫁人离开了她,兰馨还是体谅到母亲的不易之难,可眼前的这种事情,绝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那样子,母亲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兰馨回到家里,把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爱人叙说了一遍,两人决定再和母亲好好的沟通一下,如果两人是真感情,她们决不阻拦,该领证去领证,两人的养老她们也答应承担,但拿钱造房屋,坚决不同意。双方的房产为不动产,生活方式自由,他们小辈愿意承担两人的生活必要开资。

  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兰馨刻不容缓的马不停蹄的决定要亲自去会会母亲嘴里的真爱,她以母亲的名义相约喝茶,男子欣然赴约。

  兰馨和那名男子见面后,坦诚布公地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本来还态度和善的男子突然翻脸,怒骂兰馨不孝顺母亲,不体谅母亲的孤单,干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总之说了一大堆不悦耳的话语,然后带着愤恨离席。

  已经过了一周了,兰馨的母亲怎么也联系不上那名温文尔雅的男子了,看着母亲双眼垂泪,兰馨心酸不已,害怕母亲有过三长两短,更是寸步不离的陪在母亲的身边。

  在一次与老公通电话时,兰馨不小心秃噜出她找过那名男子,恰巧被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母亲听了正题,母亲一下子就疯了似的,情绪极为不稳,豪哭不止,她满肚子的伤心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突然蹭蹭蹭的就跑上楼顶。

  这一疯狂壮举把兰馨吓住了,赶紧报警,赶紧打电话给老公,任凭警察叔叔苦口婆心的劝说,兰馨母亲还是继续疯癫,继续闹腾,最后终因体力不支,晕厥过去,方得以收场。

  120早已在候着,兰馨的老公也赶到了,陪着兰馨把母亲送到了医院。

  正月里,馨兰决定带着刚满五个月的孩子去母亲家住上一阵子。自己也为人母了,都说只有养儿方知报父母恩。

  自从兰馨当上了母亲之后,就特别牵挂远在他乡的母亲,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虽然平时也是电话频繁联系的,但兰馨还是觉得电话远不如自己陪母亲一起住更有亲切感。

  在兰馨出嫁前几天,父亲不幸遭遇车祸突然去世,接着兰馨嫁人,家里就只剩母亲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日子。

  春节前,兰馨去送年礼的,知道母亲迷上了跳广场舞,也耳闻母亲和一名中年男子处成了男女朋友。那时,兰馨没有过多的在意传闻,这次兰馨是专程过来陪母亲的。

  一进家门,母亲就带着幸福满满的笑容告诉兰馨,她遇到了生命里的第二春了。兰馨让母亲给她讲讲这个神秘的男人。

  这名男子比母亲小十岁,是在跳舞的时候遇见的,两人一见倾心,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母亲说,这男子对她温柔体贴,让她找到了初恋时的感觉,她感谢上帝赐予她了人间第二春天。

  兰馨带着疑惑安静地听着母亲继续叙说着她春天里的故事。母亲说,那男人要娶她,正大光明的把她娶进门,让她陪他一起回河南老家。就是老家没有房子,问兰馨的母亲愿不愿陪他一起慢慢地变老。

  都已经是年过五十的人,再次从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娶她做媳妇。想着自己一个人待在偌大的房子里,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冷不丁突然有人提出和她一起生活。这样的话让干涸的心再次被滋润了。

  兰馨的母亲觉得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听到正大光明的娶她,让她做他的新娘,真的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情,兰馨的母亲被这男人的深情厚谊打动了,她决定把家里的全部存款拿出来支持这个男人,母亲的存款就是兰馨父亲车祸的赔偿款和姥爷的养老钱,总共三十几万。

  兰馨听到母亲要动用父亲用生命换来的钱有点着急了,还有姥爷的十万,那是姥爷寄放在母亲这里的养老钱,姥爷年岁已高,这钱万万动不得的。

  谁知兰馨刚一开口说不能拿钱给那男子造房子时,母亲生气了,发怒了,脸色一下子变了,母亲觉得兰馨不理解她,好容易找到了爱情,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她要自己做主,任谁多讲一句都没有作用,心意已决。

  兰馨还是想继续试着说服母亲,不要被眼前的爱情冲昏头脑,可此时的母亲比她还急躁,根本就不肯兰馨说话,直接就把兰馨随身带的行李扔到外门。

  就这样,兰馨及孩子被母亲孩子的亲姥姥给赶出了家门,不管兰馨怎样苦苦哀求母亲,哪怕让她住一晚,此时天色已晚,还带着孩子不好上路。明早她就回家,母亲都没能答应。

  母亲嘴里一直骂兰馨是没良心的闺女,称自己养了一个白眼狼,只顾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滋润,不关心自己的母亲一个人的孤单寂寞冷。

  兰馨的母亲,此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她要珍惜眼前这么好的男人,她要追求本该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即使是自己的亲闺女,她也不妥协。

  半夜三更里,兰馨和早上来时一样手抱孩子,背着行李只能打的往家回。兰馨面对自己的母亲如此决绝的心吓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流着眼泪。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有如此大的魔力,不顾年迈的父亲,不顾亲身闺女的感受,做出惊人的举动呢,冷静下来的兰馨陷入了深深地沉思里。

  想着自己母亲用了大半辈子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养大,父亲的突然离世,自己的嫁人离开了她,兰馨还是体谅到母亲的不易之难,可眼前的这种事情,绝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那样子,母亲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兰馨回到家里,把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爱人叙说了一遍,两人决定再和母亲好好的沟通一下,如果两人是真感情,她们决不阻拦,该领证去领证,两人的养老她们也答应承担,但拿钱造房屋,坚决不同意。双方的房产为不动产,生活方式自由,他们小辈愿意承担两人的生活必要开资。

  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兰馨刻不容缓的马不停蹄的决定要亲自去会会母亲嘴里的真爱,她以母亲的名义相约喝茶,男子欣然赴约。

  兰馨和那名男子见面后,坦诚布公地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本来还态度和善的男子突然翻脸,怒骂兰馨不孝顺母亲,不体谅母亲的孤单,干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总之说了一大堆不悦耳的话语,然后带着愤恨离席。

  已经过了一周了,兰馨的母亲怎么也联系不上那名温文尔雅的男子了,看着母亲双眼垂泪,兰馨心酸不已,害怕母亲有过三长两短,更是寸步不离的陪在母亲的身边。

  在一次与老公通电话时,兰馨不小心秃噜出她找过那名男子,恰巧被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母亲听了正题,母亲一下子就疯了似的,情绪极为不稳,豪哭不止,她满肚子的伤心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突然蹭蹭蹭的就跑上楼顶。

  这一疯狂壮举把兰馨吓住了,赶紧报警,赶紧打电话给老公,任凭警察叔叔苦口婆心的劝说,兰馨母亲还是继续疯癫,继续闹腾,最后终因体力不支,晕厥过去,方得以收场。

  120早已在候着,兰馨的老公也赶到了,陪着兰馨把母亲送到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