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开门?—?撩开篆刻那扇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两年前打算跟Maggie 老师学篆刻,当时在她工作室里与之品茗论书道,不一会儿她拉开靠墙的百叶窗,原来里面隐藏着一排鸡翅木的书柜。

  打开眼前的那扇柜门,里面密集排列着各色印章石料。下端有长方、正方及圆形、椭圆,上面精雕细琢的印纽吸引着我的眼球。

  难怪Maggie老师这么热衷于篆刻,这些精美的印材就挺招人喜爱的。盯着一个个色彩温润的印石,眼睛感到无比舒适,那富有灵性的玉石中,透着天然的凝重和贵气。

  看我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天真笑容,Maggie老师示意我可以拿出来把玩。

  果然,一个冰肌玉肤的瓷白色印石放在手心里,真的有种透凉的感觉,但不像冰块那么刺激,掌心儿就像被温凉的玉石敷过一样。

  有个青绿色的印石很招人稀罕,底部大概是3公分见方,除了有一指多长的印身外,它的顶部雕着一尊鼎,鼎锅的细腿儿玲珑精巧,锅面上的花纹也致密、清晰。整整一长条印石大部分是均匀的青绿,被雕成鼎那一片透着淡雅的柠黄。

  “那是块封门青,上面有菜花黄。”Maggie老师告诉我。

  “哦,真的好像熟透的菜花噢!” 我又是一阵天真狂喜。

  我要把这些新奇的玩意拍照、发圈,Maggie老师竟然没阻止我,任由我这么肆意张扬,大概她是不想打消我对篆刻的兴趣吧。

  二

  当晚,从Maggie老师那里返家的路上,我偶然看手机大吃一惊,没想到刚刚发的图片竟然点赞爆表,另外给我留言的朋友一大堆。

  我在朋友圈引言上写道,“我开始玩篆刻啦,今后将常与它们作伴…”.

  很多人都在问,“这些玉石都是你的吗?”

  我统一回复,“当然啦,要玩就要先备好刻印的材料呀。”

  无知的回答又引来一波惊讶。

  “姐,你好豪呀,看不出的隐形富婆。”

  “我看到你这一层柜变现的话,至少跑出几辆车了!”

  赞美之声源源不断,还带着几分羡艳和嫉妒,我还不知深浅地继续与朋友们调侃。

  “哪里,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值钱,我早该拿两块换钱去旅游,转它地球大半个圈儿了。”

  “你这些可不止转半个地球哟,东西南北地可以玩个够。我看到西安绿了,还不止一个… 那个兽钮的是老挝田黄吗,颜色虽然比不上寿山的,可现在能有这么一块也很金贵。那个白芙蓉是出自哪个坑?” 有懂行的朋友开始跟我谈细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懵懵懂懂地不知如何作答,好像越听越玄乎。

  还没进家门就有善意的电话打来劝我。

  “大姐呀你平时挺低调的,怎么一下子喜欢炫富啦。你照的柜角里那枚好像是个灯光冻,前儿我在青田一个老板那里见到,像那么大的大概要价… 还有那种带鸡油黄的也特别难得,你发票圈让那么多人看,是要打算拍卖吗?这么贵的东西还是别拿出来随便见人。”

  “啊,我还真不懂, 这些玉石不是我的…”我忙解释。

  “不是你的,谁能随便让你拿手里玩又拍照的,特别是你手心里握的古鼎钮印石,我都替你担心, 可别掉下来… 还有那些芙蓉石,象牙白和西瓜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着令人不安的来电,赶紧将朋友圈删除,随即给Maggie老师挂电话。

  “那些印石都是我近十多年收藏的,平时刻印哪儿舍得用,除非个别客户定制高端印章时才挑选。不过今天拿出的有几枚只是自己保留,不会卖。”Maggie 老师轻描淡写地回答我。

  原来我误闯了老师的私家“园林”,还借花献佛般炫耀,感觉自己太没文化了!

  三

  跟Maggie老师初学篆刻,她除了让我们准备必要的工具外,很重视篆书印文方面的学习,于是我按她书柜里的另块“宝地”内容采购了一批工具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不觉花费就冲上四位数,但只有吃透这些基础知识,我才有可能某天对那些宝贝级印石动手动刀。

  为了保护老师我只好给她用英文名字代替,以免哪位财迷人士对其财富产生邪想。但老师对我讲,其真正的财富都蕴藏在我后来买的这些书里。

  96

  南菲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8

  2019.08.09 20:10

  字数 1399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两年前打算跟Maggie 老师学篆刻,当时在她工作室里与之品茗论书道,不一会儿她拉开靠墙的百叶窗,原来里面隐藏着一排鸡翅木的书柜。

  打开眼前的那扇柜门,里面密集排列着各色印章石料。下端有长方、正方及圆形、椭圆,上面精雕细琢的印纽吸引着我的眼球。

  难怪Maggie老师这么热衷于篆刻,这些精美的印材就挺招人喜爱的。盯着一个个色彩温润的印石,眼睛感到无比舒适,那富有灵性的玉石中,透着天然的凝重和贵气。

  看我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天真笑容,Maggie老师示意我可以拿出来把玩。

  果然,一个冰肌玉肤的瓷白色印石放在手心里,真的有种透凉的感觉,但不像冰块那么刺激,掌心儿就像被温凉的玉石敷过一样。

  有个青绿色的印石很招人稀罕,底部大概是3公分见方,除了有一指多长的印身外,它的顶部雕着一尊鼎,鼎锅的细腿儿玲珑精巧,锅面上的花纹也致密、清晰。整整一长条印石大部分是均匀的青绿,被雕成鼎那一片透着淡雅的柠黄。

  “那是块封门青,上面有菜花黄。”Maggie老师告诉我。

  “哦,真的好像熟透的菜花噢!” 我又是一阵天真狂喜。

  我要把这些新奇的玩意拍照、发圈,Maggie老师竟然没阻止我,任由我这么肆意张扬,大概她是不想打消我对篆刻的兴趣吧。

  二

  当晚,从Maggie老师那里返家的路上,我偶然看手机大吃一惊,没想到刚刚发的图片竟然点赞爆表,另外给我留言的朋友一大堆。

  我在朋友圈引言上写道,“我开始玩篆刻啦,今后将常与它们作伴…”.

  很多人都在问,“这些玉石都是你的吗?”

  我统一回复,“当然啦,要玩就要先备好刻印的材料呀。”

  无知的回答又引来一波惊讶。

  “姐,你好豪呀,看不出的隐形富婆。”

  “我看到你这一层柜变现的话,至少跑出几辆车了!”

  赞美之声源源不断,还带着几分羡艳和嫉妒,我还不知深浅地继续与朋友们调侃。

  “哪里,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值钱,我早该拿两块换钱去旅游,转它地球大半个圈儿了。”

  “你这些可不止转半个地球哟,东西南北地可以玩个够。我看到西安绿了,还不止一个… 那个兽钮的是老挝田黄吗,颜色虽然比不上寿山的,可现在能有这么一块也很金贵。那个白芙蓉是出自哪个坑?” 有懂行的朋友开始跟我谈细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懵懵懂懂地不知如何作答,好像越听越玄乎。

  还没进家门就有善意的电话打来劝我。

  “大姐呀你平时挺低调的,怎么一下子喜欢炫富啦。你照的柜角里那枚好像是个灯光冻,前儿我在青田一个老板那里见到,像那么大的大概要价… 还有那种带鸡油黄的也特别难得,你发票圈让那么多人看,是要打算拍卖吗?这么贵的东西还是别拿出来随便见人。”

  “啊,我还真不懂, 这些玉石不是我的…”我忙解释。

  “不是你的,谁能随便让你拿手里玩又拍照的,特别是你手心里握的古鼎钮印石,我都替你担心, 可别掉下来… 还有那些芙蓉石,象牙白和西瓜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着令人不安的来电,赶紧将朋友圈删除,随即给Maggie老师挂电话。

  “那些印石都是我近十多年收藏的,平时刻印哪儿舍得用,除非个别客户定制高端印章时才挑选。不过今天拿出的有几枚只是自己保留,不会卖。”Maggie 老师轻描淡写地回答我。

  原来我误闯了老师的私家“园林”,还借花献佛般炫耀,感觉自己太没文化了!

  三

  跟Maggie老师初学篆刻,她除了让我们准备必要的工具外,很重视篆书印文方面的学习,于是我按她书柜里的另块“宝地”内容采购了一批工具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不觉花费就冲上四位数,但只有吃透这些基础知识,我才有可能某天对那些宝贝级印石动手动刀。

  为了保护老师我只好给她用英文名字代替,以免哪位财迷人士对其财富产生邪想。但老师对我讲,其真正的财富都蕴藏在我后来买的这些书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两年前打算跟Maggie 老师学篆刻,当时在她工作室里与之品茗论书道,不一会儿她拉开靠墙的百叶窗,原来里面隐藏着一排鸡翅木的书柜。

  打开眼前的那扇柜门,里面密集排列着各色印章石料。下端有长方、正方及圆形、椭圆,上面精雕细琢的印纽吸引着我的眼球。

  难怪Maggie老师这么热衷于篆刻,这些精美的印材就挺招人喜爱的。盯着一个个色彩温润的印石,眼睛感到无比舒适,那富有灵性的玉石中,透着天然的凝重和贵气。

  看我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天真笑容,Maggie老师示意我可以拿出来把玩。

  果然,一个冰肌玉肤的瓷白色印石放在手心里,真的有种透凉的感觉,但不像冰块那么刺激,掌心儿就像被温凉的玉石敷过一样。

  有个青绿色的印石很招人稀罕,底部大概是3公分见方,除了有一指多长的印身外,它的顶部雕着一尊鼎,鼎锅的细腿儿玲珑精巧,锅面上的花纹也致密、清晰。整整一长条印石大部分是均匀的青绿,被雕成鼎那一片透着淡雅的柠黄。

  “那是块封门青,上面有菜花黄。”Maggie老师告诉我。

  “哦,真的好像熟透的菜花噢!” 我又是一阵天真狂喜。

  我要把这些新奇的玩意拍照、发圈,Maggie老师竟然没阻止我,任由我这么肆意张扬,大概她是不想打消我对篆刻的兴趣吧。

  二

  当晚,从Maggie老师那里返家的路上,我偶然看手机大吃一惊,没想到刚刚发的图片竟然点赞爆表,另外给我留言的朋友一大堆。

  我在朋友圈引言上写道,“我开始玩篆刻啦,今后将常与它们作伴…”.

  很多人都在问,“这些玉石都是你的吗?”

  我统一回复,“当然啦,要玩就要先备好刻印的材料呀。”

  无知的回答又引来一波惊讶。

  “姐,你好豪呀,看不出的隐形富婆。”

  “我看到你这一层柜变现的话,至少跑出几辆车了!”

  赞美之声源源不断,还带着几分羡艳和嫉妒,我还不知深浅地继续与朋友们调侃。

  “哪里,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值钱,我早该拿两块换钱去旅游,转它地球大半个圈儿了。”

  “你这些可不止转半个地球哟,东西南北地可以玩个够。我看到西安绿了,还不止一个… 那个兽钮的是老挝田黄吗,颜色虽然比不上寿山的,可现在能有这么一块也很金贵。那个白芙蓉是出自哪个坑?” 有懂行的朋友开始跟我谈细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懵懵懂懂地不知如何作答,好像越听越玄乎。

  还没进家门就有善意的电话打来劝我。

  “大姐呀你平时挺低调的,怎么一下子喜欢炫富啦。你照的柜角里那枚好像是个灯光冻,前儿我在青田一个老板那里见到,像那么大的大概要价… 还有那种带鸡油黄的也特别难得,你发票圈让那么多人看,是要打算拍卖吗?这么贵的东西还是别拿出来随便见人。”

  “啊,我还真不懂, 这些玉石不是我的…”我忙解释。

  “不是你的,谁能随便让你拿手里玩又拍照的,特别是你手心里握的古鼎钮印石,我都替你担心, 可别掉下来… 还有那些芙蓉石,象牙白和西瓜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着令人不安的来电,赶紧将朋友圈删除,随即给Maggie老师挂电话。

  “那些印石都是我近十多年收藏的,平时刻印哪儿舍得用,除非个别客户定制高端印章时才挑选。不过今天拿出的有几枚只是自己保留,不会卖。”Maggie 老师轻描淡写地回答我。

  原来我误闯了老师的私家“园林”,还借花献佛般炫耀,感觉自己太没文化了!

  三

  跟Maggie老师初学篆刻,她除了让我们准备必要的工具外,很重视篆书印文方面的学习,于是我按她书柜里的另块“宝地”内容采购了一批工具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不觉花费就冲上四位数,但只有吃透这些基础知识,我才有可能某天对那些宝贝级印石动手动刀。

  为了保护老师我只好给她用英文名字代替,以免哪位财迷人士对其财富产生邪想。但老师对我讲,其真正的财富都蕴藏在我后来买的这些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