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岫烟和妙玉做邻居的时候,偷了庙里一样东西,并因此受益终身

  邢岫烟论家庭出身、才情相貌,都输给林黛玉、薛宝钗、薛宝琴等人一大截,但是她的结局却比这些人好了太多倍,寻根问底的话,其实是和邢岫烟早年的一个行为有关。早年,邢岫烟和妙玉在庙里是邻居,当时她偷了庙里一样东西,以至于受益终身。

  

  邢岫烟出场的时候,是一个十足的灰姑娘,站在人群里,都没人能注意到她的存在的那种。原著里,她是和薛宝琴一起进贾府的,但是当天薛宝钗是风头无两,她则是灰头灰脸。

  最开始的时候,贾府的人不知道有那么多亲戚上门,等邢岫烟、薛宝琴、李纹、李绮等人同时登门后,贾母等人都开心坏了,毕竟那个年代大户人家的太太、千金不能轻易出门,有亲戚登门拜访,是很让人兴奋和高兴的事情。

  但是,贾母、王夫人等人的目光却不约而同地都被薛宝琴给吸引住了,贾母一见到她就特别喜欢她,还逼着王夫人当场认作干女儿,更是要亲自养活。

  

  不仅贾母、王夫人等人没能注意到邢岫烟,就连一向心疼姑娘们的贾宝玉都没能注意到她。贾宝玉见到邢岫烟和李纹、李绮后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怡红院和袭人等人描述情况,在她的描述中,只提到了这三人是如何地天人天貌,完全没有提到邢岫烟这个人。

  到了后面,探春也过来了,她也说了一遍薛宝琴的相貌如何出众,甚至是超过了林黛玉和薛宝钗的。晴雯这个标准的大美人去瞧了一会后回到怡红院,也说邢岫烟和李纹、李绮是想水葱似的,也完全没有提及到邢岫烟。

  可见,邢岫烟进贾府的第一天,是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的,当众人注意到她的时候,已经是贾母看在邢夫人份上留她在贾府住几天了。

  

  即使邢岫烟能够在贾府里住下,众人对她还是有些轻视的。在芦雪庵联诗的时候,平儿在吃烤鹿肉的时候,褪下来自己的镯子,到了后面就找不到了,后面是在贾宝玉房中的丫鬟坠儿那里找出来的。

  事后平儿是怎么跟麝月说的呢,说她们原本是疑心邢岫烟的丫鬟拿的,小门小户出身,没有见识过好东西,趁人不注意就拿走了,谁承想是被贾宝玉房中的见过大世面的丫鬟坠儿给拿去了。

  这么严重的偷窃事件,平儿和王熙凤却私下里早早就定在了邢岫烟的丫鬟头上,暗地里估计也是对邢岫烟有轻视的。想来平儿后面主动拿王熙凤的衣服给邢岫烟,估计也是给自己的心灵赎罪。

  

  但是,尽管在人群里是一个存在感极弱的灰姑娘,更是一个被人质疑过品性的灰姑娘,邢岫烟到了后面还是扭转了众人对自己的看法。

  她进贾府后不久,她已经和林黛玉成了好友,关系好到她可以独自上门去和林黛玉说话的地步,林黛玉是一个比较孤僻的人,却愿意和邢岫烟来往,可见邢岫烟的人格魅力了。

  而探春呢,见到邢岫烟身上寒素,主动拿出了自己的玉佩给她装门面,探春本就是一个不俗的人,她这么对待邢岫烟,更见邢岫烟也是不俗之人,不然不会入探春的眼。

  薛姨妈呢,更是不得了,取中了邢岫烟这个人,连她父母的为人都不介意了,直接找到贾母和王熙凤面前求帮忙做媒,要知道薛姨妈和贾母一直因为金玉良缘的事心里有隔阂的,现在却愿意这么做,必定是因为邢岫烟是在是太好,让薛姨妈都不介意主动求人了。

  

  众人为什么突然都注意到邢岫烟了呢?贾宝玉的话里有答案。

  宝玉听了,恍如听了焦雷一般,喜的笑道:“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有本而来。

  原来,这个时候众人对邢岫烟已经不再是灰姑娘的看法了,对她的印象不再是穷、没见过世面,而是举止言谈如闲云野鹤了,灰姑娘已经变成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

  贾宝玉这不是一味奉承和夸张,论理邢岫烟也确实担得起他这么评价,不然众人不会齐刷刷地如此喜欢和尊重她,关键是邢岫烟就是一个糟糕到不能更糟糕的原生家庭里没有被富养过的灰姑娘,她为什么有着闲云野鹤般的气质呢?就要说说她的十年寺庙生活了。

  

  邢岫烟家里很穷,早年只能租庙里的房子住,恰巧妙玉在这个庙里修行,她们二人只是一墙之隔,做了十年的邻居,邢岫烟没事的时候都会去庙里和妙玉作伴,她认识的字都是妙玉传授的。

  但是,事实上邢岫烟在庙里除了和妙玉作伴,接受她的教导,自己还主动“偷”了庙里的藏书去看。

  为什么这么说呢?妙玉是一个修行之人,从她给贾宝玉拜帖自称“槛外人”也能看出妙玉在学问上也是追求那些孤僻类型,但是和她有半徒之谊的邢岫烟却不像她这般“人至察”,邢岫烟又没有其他老师了,她从哪培养出了自己的独特气质呢?只能是她偷看了妙玉没有传授她的那些藏书,领略了更多的文化,反而真正领悟了“淡”的真谛,所以她不像妙玉那般固执尖锐,而这份“淡”也让邢岫烟笑到了最后。

  

  邢岫烟的机遇在于和妙玉做了邻居,通过妙玉认识了很多字,也是基于妙玉的关系,能在妙玉修行之地长留,有机会“偷”学到更多东西,使得自己的气质完全脱离了乱糟糟的原生家庭,受益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