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鬼令】第二十五章?婚事5

  珞凌因为发烧人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并不知道萧洛洛来探望过他。当然,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大喊着让萧洛洛离开自己的房间。可惜不知道,所以躺在床上安安静静任由萧洛洛看了又看。

  “他……没事吧?”脸红的有点过分,好像不似发烧那么简单。

  “已经吃过药了,只是……身上有点旧伤,所以好的会慢一些。”珞森的旧伤,是指珞凌三岁时受的伤,而且也是那次的伤让他落了病根从小到大药就没停过。可惜,萧洛洛却以为是这几天里受到的伤。

  “对不起,昨天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居然说什么选黄埔也不选我……我……”

  那样的话对一个姑娘而言,确实是很失礼。

  珞森退一步,双手相抱向萧洛洛行礼:“是下官没有教导好弟弟。”

  “珞二爷,您这样……我知道,国都里的人都不喜欢我。”

  洛河郡主,东梁国唯一的郡主。因为太至高无上的地位谁也高攀不起,所以萧洛洛知道没人敢娶她。但她从来不在意这些,因为若是她要嫁的他不敢娶她,那换她娶他也一样。

  “可我喜欢他,因为他虽然怕我,但依旧会为了护我而站在我面前,而这并不是因为我是郡主。”所以,萧洛洛选了珞凌。

  也许……他们从六年前那次相遇便注定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明明那么害怕却一直护着藏怀里的一株凤尾兰,凤尾兰并不是常见的花,但却算不得名贵。而珞凌护着凤尾兰,只因为他想把凤尾兰送给他的三哥。

  凤尾兰的话语是‘希望’,珞凌他不想自己的三哥一直沉浸在灵脉被废的阴影里走不出来。

  那时的珞凌即害怕却又那么坚定的表情,一直印在萧洛洛的心里。尤其是他对他三哥的那份情谊,这是独生子女的萧洛洛羡慕且从未体验过的。而六年后的再次相遇,珞凌还是那样,明明害怕的要死,却依旧挺身而出站在她的身前。所以当时她就决定了,这个人——她萧洛洛要了。

  “郡主,作为珞家儿郎,怎么能站在女人的身后。”珞森的话,意思很明显:即便不是郡主,只要是女人,珞凌都会挺身而出。

  可惜,萧洛洛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在她看来,珞凌就是为她挺身而出的:“珞二爷,振国侯府真的不能接受本郡主吗?”

  所以……有些事不是看不懂,只是不想懂。

  “郡主……”

  “洛洛也在呢,振国侯府难道这么热闹啊。”

  “五哥哥?你怎么来了?”

  “下官见过五殿下。”

  “珞二爷,这里振国侯府,宾随主便,你就不要这么多礼了。”萧楚河右手拿着扇子敲击着左手:“洛洛,听说你昨儿差点把振国侯府烧了。怎么,今天来看烧没烧干净?”

  “五哥哥,你胡说什么呢?”

  “胡说?难道昨儿那火不是你放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只是一场小火,这点事对振国侯府而言还不算什么。是吧,珞二爷。”显然,萧楚河的到来反而缓解了萧洛洛的尴尬。

  “五殿下都这么说了,下官还能说什么。”珞森笑的无奈,主要也是一时间摸不清楚萧楚河今天过府的目的是什么。

  “对了,小凌子呢?进府时听管家说他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他真的病了,在屋里躺着呢?五哥哥,要不请欧阳伯伯过府给他看看吧。”

  萧洛洛口中的欧阳伯伯是御医司的首席,也是整个星罗大陆都有名的神医。只因平安王有恩于他,他才答应做东梁国的御医司的首席。只是,任期只有十年,至今已经八年了。

  “说你胡闹,还真是胡闹到底了,欧阳首席是随便能请的吗?”萧楚河比萧洛洛想的深:欧阳神医虽然担任御医司首席八年了,但却只出诊过三次,一次是太后重病,一次是皇上遇刺重伤,一次是太子中毒。可以说,让欧阳神医三次出手都是东梁国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还是性命攸关之事。而现在的珞凌,不过是受了风寒和惊吓,这种情况下若请欧阳出手,怕是珞凌会立马成为朝堂声讨的焦点。那可不是帮珞凌,反而是害了他。

  “为什么不能,只要我出面,欧阳伯伯一定……”

  “郡主,不如我们去前厅吧。这里……会吵到阿凌休息的。”珞森是真的怕这位郡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保险起见还是带她先离开这里吧。

  “可五哥哥还没见过小凌子呢?”

  “乖,你和珞二爷先过去,本殿自己去里屋看看小凌子。”

  “为什么?”萧洛洛不解,而与此同时珞森也不解。

  “奉命行事。”

  奉命?

  萧楚河只能奉两个人的命令,一个是太子殿下,一个是当今皇上。

  “乖,”摸着萧洛洛的头,萧楚河对珞森笑道:“珞二爷,郡主就麻烦您了。”

  “阿凌还病着。”

  “放心,本殿不会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萧楚河的意思很明显,他必须要和珞凌单独相处一会儿。而且还有一个‘奉命行事’在前,让珞森想拒绝也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郡主,请!”

  珞森带着萧洛洛离开,留下的只有萧楚河和黑木。

  “老黑,你在外面守着,任何人都别靠近。”

  黑木点点头,然后撤到门外守着。而萧楚河则向里屋走去,没几步便看到了奶猫嬉戏屏风:“小凌子,你的品味……也真是没谁了。”

  绕过屏风,萧楚河走到床边,然后坐下来,伸手摸摸珞凌的脸:确实有些热,似乎是真的病了。

  “起来吧,二爷和洛洛都不在这儿。”

  

  碎银子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1

  2019.08.18 21:36

  字数 1907

  珞凌因为发烧人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并不知道萧洛洛来探望过他。当然,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大喊着让萧洛洛离开自己的房间。可惜不知道,所以躺在床上安安静静任由萧洛洛看了又看。

  “他……没事吧?”脸红的有点过分,好像不似发烧那么简单。

  “已经吃过药了,只是……身上有点旧伤,所以好的会慢一些。”珞森的旧伤,是指珞凌三岁时受的伤,而且也是那次的伤让他落了病根从小到大药就没停过。可惜,萧洛洛却以为是这几天里受到的伤。

  “对不起,昨天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居然说什么选黄埔也不选我……我……”

  那样的话对一个姑娘而言,确实是很失礼。

  珞森退一步,双手相抱向萧洛洛行礼:“是下官没有教导好弟弟。”

  “珞二爷,您这样……我知道,国都里的人都不喜欢我。”

  洛河郡主,东梁国唯一的郡主。因为太至高无上的地位谁也高攀不起,所以萧洛洛知道没人敢娶她。但她从来不在意这些,因为若是她要嫁的他不敢娶她,那换她娶他也一样。

  “可我喜欢他,因为他虽然怕我,但依旧会为了护我而站在我面前,而这并不是因为我是郡主。”所以,萧洛洛选了珞凌。

  也许……他们从六年前那次相遇便注定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明明那么害怕却一直护着藏怀里的一株凤尾兰,凤尾兰并不是常见的花,但却算不得名贵。而珞凌护着凤尾兰,只因为他想把凤尾兰送给他的三哥。

  凤尾兰的话语是‘希望’,珞凌他不想自己的三哥一直沉浸在灵脉被废的阴影里走不出来。

  那时的珞凌即害怕却又那么坚定的表情,一直印在萧洛洛的心里。尤其是他对他三哥的那份情谊,这是独生子女的萧洛洛羡慕且从未体验过的。而六年后的再次相遇,珞凌还是那样,明明害怕的要死,却依旧挺身而出站在她的身前。所以当时她就决定了,这个人——她萧洛洛要了。

  “郡主,作为珞家儿郎,怎么能站在女人的身后。”珞森的话,意思很明显:即便不是郡主,只要是女人,珞凌都会挺身而出。

  可惜,萧洛洛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在她看来,珞凌就是为她挺身而出的:“珞二爷,振国侯府真的不能接受本郡主吗?”

  所以……有些事不是看不懂,只是不想懂。

  “郡主……”

  “洛洛也在呢,振国侯府难道这么热闹啊。”

  “五哥哥?你怎么来了?”

  “下官见过五殿下。”

  “珞二爷,这里振国侯府,宾随主便,你就不要这么多礼了。”萧楚河右手拿着扇子敲击着左手:“洛洛,听说你昨儿差点把振国侯府烧了。怎么,今天来看烧没烧干净?”

  “五哥哥,你胡说什么呢?”

  “胡说?难道昨儿那火不是你放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只是一场小火,这点事对振国侯府而言还不算什么。是吧,珞二爷。”显然,萧楚河的到来反而缓解了萧洛洛的尴尬。

  “五殿下都这么说了,下官还能说什么。”珞森笑的无奈,主要也是一时间摸不清楚萧楚河今天过府的目的是什么。

  “对了,小凌子呢?进府时听管家说他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他真的病了,在屋里躺着呢?五哥哥,要不请欧阳伯伯过府给他看看吧。”

  萧洛洛口中的欧阳伯伯是御医司的首席,也是整个星罗大陆都有名的神医。只因平安王有恩于他,他才答应做东梁国的御医司的首席。只是,任期只有十年,至今已经八年了。

  “说你胡闹,还真是胡闹到底了,欧阳首席是随便能请的吗?”萧楚河比萧洛洛想的深:欧阳神医虽然担任御医司首席八年了,但却只出诊过三次,一次是太后重病,一次是皇上遇刺重伤,一次是太子中毒。可以说,让欧阳神医三次出手都是东梁国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还是性命攸关之事。而现在的珞凌,不过是受了风寒和惊吓,这种情况下若请欧阳出手,怕是珞凌会立马成为朝堂声讨的焦点。那可不是帮珞凌,反而是害了他。

  “为什么不能,只要我出面,欧阳伯伯一定……”

  “郡主,不如我们去前厅吧。这里……会吵到阿凌休息的。”珞森是真的怕这位郡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保险起见还是带她先离开这里吧。

  “可五哥哥还没见过小凌子呢?”

  “乖,你和珞二爷先过去,本殿自己去里屋看看小凌子。”

  “为什么?”萧洛洛不解,而与此同时珞森也不解。

  “奉命行事。”

  奉命?

  萧楚河只能奉两个人的命令,一个是太子殿下,一个是当今皇上。

  “乖,”摸着萧洛洛的头,萧楚河对珞森笑道:“珞二爷,郡主就麻烦您了。”

  “阿凌还病着。”

  “放心,本殿不会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萧楚河的意思很明显,他必须要和珞凌单独相处一会儿。而且还有一个‘奉命行事’在前,让珞森想拒绝也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郡主,请!”

  珞森带着萧洛洛离开,留下的只有萧楚河和黑木。

  “老黑,你在外面守着,任何人都别靠近。”

  黑木点点头,然后撤到门外守着。而萧楚河则向里屋走去,没几步便看到了奶猫嬉戏屏风:“小凌子,你的品味……也真是没谁了。”

  绕过屏风,萧楚河走到床边,然后坐下来,伸手摸摸珞凌的脸:确实有些热,似乎是真的病了。

  “起来吧,二爷和洛洛都不在这儿。”

  珞凌因为发烧人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并不知道萧洛洛来探望过他。当然,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大喊着让萧洛洛离开自己的房间。可惜不知道,所以躺在床上安安静静任由萧洛洛看了又看。

  “他……没事吧?”脸红的有点过分,好像不似发烧那么简单。

  “已经吃过药了,只是……身上有点旧伤,所以好的会慢一些。”珞森的旧伤,是指珞凌三岁时受的伤,而且也是那次的伤让他落了病根从小到大药就没停过。可惜,萧洛洛却以为是这几天里受到的伤。

  “对不起,昨天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居然说什么选黄埔也不选我……我……”

  那样的话对一个姑娘而言,确实是很失礼。

  珞森退一步,双手相抱向萧洛洛行礼:“是下官没有教导好弟弟。”

  “珞二爷,您这样……我知道,国都里的人都不喜欢我。”

  洛河郡主,东梁国唯一的郡主。因为太至高无上的地位谁也高攀不起,所以萧洛洛知道没人敢娶她。但她从来不在意这些,因为若是她要嫁的他不敢娶她,那换她娶他也一样。

  “可我喜欢他,因为他虽然怕我,但依旧会为了护我而站在我面前,而这并不是因为我是郡主。”所以,萧洛洛选了珞凌。

  也许……他们从六年前那次相遇便注定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明明那么害怕却一直护着藏怀里的一株凤尾兰,凤尾兰并不是常见的花,但却算不得名贵。而珞凌护着凤尾兰,只因为他想把凤尾兰送给他的三哥。

  凤尾兰的话语是‘希望’,珞凌他不想自己的三哥一直沉浸在灵脉被废的阴影里走不出来。

  那时的珞凌即害怕却又那么坚定的表情,一直印在萧洛洛的心里。尤其是他对他三哥的那份情谊,这是独生子女的萧洛洛羡慕且从未体验过的。而六年后的再次相遇,珞凌还是那样,明明害怕的要死,却依旧挺身而出站在她的身前。所以当时她就决定了,这个人——她萧洛洛要了。

  “郡主,作为珞家儿郎,怎么能站在女人的身后。”珞森的话,意思很明显:即便不是郡主,只要是女人,珞凌都会挺身而出。

  可惜,萧洛洛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在她看来,珞凌就是为她挺身而出的:“珞二爷,振国侯府真的不能接受本郡主吗?”

  所以……有些事不是看不懂,只是不想懂。

  “郡主……”

  “洛洛也在呢,振国侯府难道这么热闹啊。”

  “五哥哥?你怎么来了?”

  “下官见过五殿下。”

  “珞二爷,这里振国侯府,宾随主便,你就不要这么多礼了。”萧楚河右手拿着扇子敲击着左手:“洛洛,听说你昨儿差点把振国侯府烧了。怎么,今天来看烧没烧干净?”

  “五哥哥,你胡说什么呢?”

  “胡说?难道昨儿那火不是你放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只是一场小火,这点事对振国侯府而言还不算什么。是吧,珞二爷。”显然,萧楚河的到来反而缓解了萧洛洛的尴尬。

  “五殿下都这么说了,下官还能说什么。”珞森笑的无奈,主要也是一时间摸不清楚萧楚河今天过府的目的是什么。

  “对了,小凌子呢?进府时听管家说他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他真的病了,在屋里躺着呢?五哥哥,要不请欧阳伯伯过府给他看看吧。”

  萧洛洛口中的欧阳伯伯是御医司的首席,也是整个星罗大陆都有名的神医。只因平安王有恩于他,他才答应做东梁国的御医司的首席。只是,任期只有十年,至今已经八年了。

  “说你胡闹,还真是胡闹到底了,欧阳首席是随便能请的吗?”萧楚河比萧洛洛想的深:欧阳神医虽然担任御医司首席八年了,但却只出诊过三次,一次是太后重病,一次是皇上遇刺重伤,一次是太子中毒。可以说,让欧阳神医三次出手都是东梁国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还是性命攸关之事。而现在的珞凌,不过是受了风寒和惊吓,这种情况下若请欧阳出手,怕是珞凌会立马成为朝堂声讨的焦点。那可不是帮珞凌,反而是害了他。

  “为什么不能,只要我出面,欧阳伯伯一定……”

  “郡主,不如我们去前厅吧。这里……会吵到阿凌休息的。”珞森是真的怕这位郡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保险起见还是带她先离开这里吧。

  “可五哥哥还没见过小凌子呢?”

  “乖,你和珞二爷先过去,本殿自己去里屋看看小凌子。”

  “为什么?”萧洛洛不解,而与此同时珞森也不解。

  “奉命行事。”

  奉命?

  萧楚河只能奉两个人的命令,一个是太子殿下,一个是当今皇上。

  “乖,”摸着萧洛洛的头,萧楚河对珞森笑道:“珞二爷,郡主就麻烦您了。”

  “阿凌还病着。”

  “放心,本殿不会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萧楚河的意思很明显,他必须要和珞凌单独相处一会儿。而且还有一个‘奉命行事’在前,让珞森想拒绝也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郡主,请!”

  珞森带着萧洛洛离开,留下的只有萧楚河和黑木。

  “老黑,你在外面守着,任何人都别靠近。”

  黑木点点头,然后撤到门外守着。而萧楚河则向里屋走去,没几步便看到了奶猫嬉戏屏风:“小凌子,你的品味……也真是没谁了。”

  绕过屏风,萧楚河走到床边,然后坐下来,伸手摸摸珞凌的脸:确实有些热,似乎是真的病了。

  “起来吧,二爷和洛洛都不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