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入院大典的新生众多,少年又该如何在这当中脱颖而出?

小说:参加入院大典的新生众多,少年又该如何在这当中脱颖而出?

清晨的东诸学院与夜晚的东诸学院简直就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在清晨之中,透露出一股令人敬畏与憧憬的味道,而夜晚之中,却透露出一股令人欢快愉悦人声鼎沸的味道,仿佛夜晚的东诸学院才是他真正的面目。

“当...当...当...”

这时,王苦海微微眯着眼眺望着远方之处那摆动的大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浪,一浪接着一浪穿过王苦海的耳内。就在王苦海好奇着这大钟敲响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便开始看到陆陆续续有的学生走到了大街之上,有的摊贩开始摆放着今日的早餐。

“原来是晨钟!看来,新的一天又要来咯!”王苦海恍然大悟,慵懒的伸了伸懒腰,这种方式王苦海在上一世之中见过,没想到如今在这里也能碰见,可谓是十分好巧。

“碰...碰...碰。”

就在王苦海慵懒的伸着懒腰眺望着远方时,房间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来了!”王苦海应了一声便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抬头就看到了一脸紧张之中带着一丝兴奋的林添站在他的门口。

“喔,少爷您收拾好了?”林添微微楞了一下,没想到王苦海这么快就收拾整齐。

“嗯,要出发了吗?”王苦海简单的回了一句,走出房门合上后带着林添走下了楼梯。

“是的,都起来了呢,现在在大堂吃点早点后就会过去了,不过昨晚少爷你没跟来真是太可惜了,没想到这东诸学院的夜市可真是热闹呀。”林添轻轻的点了点头跟在王苦海身后,而后说到昨晚的经历双眼都迸发出强烈的光芒了,显然昨夜的欢乐是他这些年来过的最舒服的一天了。

“以后会有机会的。”王苦海淡淡一笑并不在意什么,只因他本身就不喜欢热闹的地方,越多人的地方越是会感到压抑,他还是习惯一个人独处的时光。

“好吧,那我们先下去吃点早点吧,听说一会就要开展入院大典了,真是好奇呀。”林添砸了砸嘴巴,看着风轻云淡的王苦海觉得自己似乎自作多情了,看来王苦海是真的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一想到一会之后就要参加入院大典,心情莫名的又开始紧张起来了。

王苦海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回话,走下楼梯之后跟着曾友仟打了一声之后,在对着王宇飞点头示意之后坐了下来,看着一旁昏昏欲睡的林盼儿,王苦海不禁失声的轻笑着摇了摇头,想必昨晚他们定是玩到很晚才回来休息,否则林盼儿也不会困成这样。

一群人顶着昏睡的眼皮勉勉强强安静的吃的早餐,而王苦海也得个清闲的静静吃完了自己的早餐,简单收拾了一阵之后,众人便打算出发前往入院大典上,在场除了王宇飞和王苦海二人之外,其他人眼里无不划过一丝兴奋,这可是离自己梦想开始的第一步。

“出发!”曾友仟高兴的大声挥手喊道,带着所有人一同前往着入院大典的地方。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中,王苦海看到许多朝气蓬勃的少男少女们,各个面带着自信与青春的气息,也看到了许多面带紧张之色同时怀揣着对未来憧憬的新生,不禁心里感慨万千。

“这就是学院的魅力啊。”

一行人由曾友仟熟练的穿梭在人群之中,不一会便听到了热闹非凡的吵闹声,王苦海微微抬头向上看,一张巨大的红色卷布上刻着四个大字:“入院大典”。

王苦海看着这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是哪位书法大家出的手才会有如此笔法犀利之意,不禁想让人大赞一声。

“哇,这么多人吗?”林添走在王苦海身边,张了张嘴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新生不禁咽了一口唾沫,这怎么看都快上千人了吧。

“这可是东诸学院呢,一年一次东诸界的特大要事,你开玩笑呢,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一个家族势力能否更上一层楼的机遇,要不是东诸学院有人数限制,恐怖你现在看到的将会是九牛一毛罢了。”曾友仟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人却丝毫不感到惊讶。

王苦海眼里虽划过一丝惊异,但这多少也在他的想象之中,只是没想到真正到来之时竟然会有如此之多的学生聚集在这小小的广场之上。

“这么多人,我们怎么挤得进去啊?”林添挠了挠头,看着密不透风的人群不知该如何是好。

“进去干嘛,你也不怕闷得慌吗?随便站在一个角落就行了,这种场景我见多了,估计今年是张墨院长上台主持,还是这老头好啊,从来不会多讲一句废话的,不浪费大家时间,要是像乙字院那老头估计入院大典会变成他的个人演讲会。就算给他说上一整天都行。”曾友仟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林添后,努力的伸了伸脖子眺望着看台上是不是自己说的那个人。

而在他身后的王宇飞听完曾友仟的话之后,惊呆的瞪大了双眼,回过神来赶紧左右查看,期盼着曾友仟最后面那几句话有没有被人听到,这话估计全东诸界也只有曾友仟敢这么吐槽了,而当他发现周围的人似乎还在沉浸于入院的欢喜中,并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后,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是要开始了吗?”这时,一旁几乎从不说话的林盼儿踮起脚尖伸出手指着不远之处一队身穿着灰砂纹般铠甲的队伍正踩着整齐有力的步伐走进了广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