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读书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



  

  “读书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这是在“简书”里看到的一句话。

  我打心底里喜欢。

  近些年我读了一些书,有名著、有畅销、有大众、有小众……怎么说呢,我觉得“阅读品味”这个事儿啊,还真由不得别人来评价。

  朋友老在我耳边唠叨:“你要读书,就读点名著,别读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每次我听着都“嗯嗯嗯”地点头,心里却默默地翻着小白眼。

  不过,朋友有一点说得没错,名著是必须得读的,能叫做“名著”的书,一定有它“名”的理由。至于你能不能感受到它“名”的地方,那就见仁见智了。

  之前看到有小伙伴问李砍柴老师:“我应该读什么书才好?”

  砍柴老师的回答是:“读你喜欢的书。”

  这回答我也是打心底里喜欢的。

  要是让我啃一本我不喜欢的书,那可真是折磨死人了,尽管那是一本朋友极力推荐的书,尽管那是一本饱含知识点的书,尽管那是一本“名著”。

  我也曾经给朋友推荐过心头之好,但有时候也会迎来朋友一记死鱼般的白眼。久而久之,我也不再随意推荐了,因为我渐渐明白:读书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

  比如,我读《百年孤独》读得如痴如醉,朋友却撒手一丢,转脸刷手机去了。

  比如,我读《白鹿原》读得眼睛疼胳膊酸,朋友却嚼得津津有味儿。

  比如,我读《无人生还》读得一惊一乍,朋友却摆着一副老早已剧透的傲娇样儿。

  比如,我读《三体》读得挠脑袋抓头皮,朋友却频频发出“嗯,啊,噢”的惊叹。

  比如,我读《活着》读得泪流满面,朋友却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对我的眼泪不明所以。

  比如,我读《1984》读得啧啧称奇,朋友却摇头摆手拒绝阅读“黑色”调调的作品。

  总而言之,不管是读书还是写作,我始终认为都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儿。如果觉得不快乐了,那是不是该问下自己是读得不对,还是写得不对呢?

  如果我们在获得书本知识的同时,又能得到愉悦的感受,我相信,无论让我读再多的书,或者让我日更多少天,我都能快乐地坚持下去。

  因此,在读书之前,在写作之前,不如先静下心问问自己喜欢读什么,喜欢写什么。要是实在不知道,那就找多几本不同类型的书对比看看,总有一款适合你。

  我以为,无需对别人的阅读品味评头论足,指手画脚,或嗤之以鼻,也无需介意别人不解的目光。

  因为,读书本是一件私人的事儿。

  以上纯属个人言论。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欢迎一同分享和探讨。

  阅读更多书评,

  关注微信公众号:大翎爱写字

  96

  大翎爱写字

  F61ba9db af37 417c 889a 2bfa1536b728

  6.0

  2019.07.31 16:38*

  字数 933

  

  “读书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这是在“简书”里看到的一句话。

  我打心底里喜欢。

  近些年我读了一些书,有名著、有畅销、有大众、有小众……怎么说呢,我觉得“阅读品味”这个事儿啊,还真由不得别人来评价。

  朋友老在我耳边唠叨:“你要读书,就读点名著,别读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每次我听着都“嗯嗯嗯”地点头,心里却默默地翻着小白眼。

  不过,朋友有一点说得没错,名著是必须得读的,能叫做“名著”的书,一定有它“名”的理由。至于你能不能感受到它“名”的地方,那就见仁见智了。

  之前看到有小伙伴问李砍柴老师:“我应该读什么书才好?”

  砍柴老师的回答是:“读你喜欢的书。”

  这回答我也是打心底里喜欢的。

  要是让我啃一本我不喜欢的书,那可真是折磨死人了,尽管那是一本朋友极力推荐的书,尽管那是一本饱含知识点的书,尽管那是一本“名著”。

  我也曾经给朋友推荐过心头之好,但有时候也会迎来朋友一记死鱼般的白眼。久而久之,我也不再随意推荐了,因为我渐渐明白:读书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

  比如,我读《百年孤独》读得如痴如醉,朋友却撒手一丢,转脸刷手机去了。

  比如,我读《白鹿原》读得眼睛疼胳膊酸,朋友却嚼得津津有味儿。

  比如,我读《无人生还》读得一惊一乍,朋友却摆着一副老早已剧透的傲娇样儿。

  比如,我读《三体》读得挠脑袋抓头皮,朋友却频频发出“嗯,啊,噢”的惊叹。

  比如,我读《活着》读得泪流满面,朋友却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对我的眼泪不明所以。

  比如,我读《1984》读得啧啧称奇,朋友却摇头摆手拒绝阅读“黑色”调调的作品。

  总而言之,不管是读书还是写作,我始终认为都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儿。如果觉得不快乐了,那是不是该问下自己是读得不对,还是写得不对呢?

  如果我们在获得书本知识的同时,又能得到愉悦的感受,我相信,无论让我读再多的书,或者让我日更多少天,我都能快乐地坚持下去。

  因此,在读书之前,在写作之前,不如先静下心问问自己喜欢读什么,喜欢写什么。要是实在不知道,那就找多几本不同类型的书对比看看,总有一款适合你。

  我以为,无需对别人的阅读品味评头论足,指手画脚,或嗤之以鼻,也无需介意别人不解的目光。

  因为,读书本是一件私人的事儿。

  以上纯属个人言论。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欢迎一同分享和探讨。

  阅读更多书评,

  关注微信公众号:大翎爱写字

  

  “读书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这是在“简书”里看到的一句话。

  我打心底里喜欢。

  近些年我读了一些书,有名著、有畅销、有大众、有小众……怎么说呢,我觉得“阅读品味”这个事儿啊,还真由不得别人来评价。

  朋友老在我耳边唠叨:“你要读书,就读点名著,别读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每次我听着都“嗯嗯嗯”地点头,心里却默默地翻着小白眼。

  不过,朋友有一点说得没错,名著是必须得读的,能叫做“名著”的书,一定有它“名”的理由。至于你能不能感受到它“名”的地方,那就见仁见智了。

  之前看到有小伙伴问李砍柴老师:“我应该读什么书才好?”

  砍柴老师的回答是:“读你喜欢的书。”

  这回答我也是打心底里喜欢的。

  要是让我啃一本我不喜欢的书,那可真是折磨死人了,尽管那是一本朋友极力推荐的书,尽管那是一本饱含知识点的书,尽管那是一本“名著”。

  我也曾经给朋友推荐过心头之好,但有时候也会迎来朋友一记死鱼般的白眼。久而久之,我也不再随意推荐了,因为我渐渐明白:读书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

  比如,我读《百年孤独》读得如痴如醉,朋友却撒手一丢,转脸刷手机去了。

  比如,我读《白鹿原》读得眼睛疼胳膊酸,朋友却嚼得津津有味儿。

  比如,我读《无人生还》读得一惊一乍,朋友却摆着一副老早已剧透的傲娇样儿。

  比如,我读《三体》读得挠脑袋抓头皮,朋友却频频发出“嗯,啊,噢”的惊叹。

  比如,我读《活着》读得泪流满面,朋友却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对我的眼泪不明所以。

  比如,我读《1984》读得啧啧称奇,朋友却摇头摆手拒绝阅读“黑色”调调的作品。

  总而言之,不管是读书还是写作,我始终认为都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儿。如果觉得不快乐了,那是不是该问下自己是读得不对,还是写得不对呢?

  如果我们在获得书本知识的同时,又能得到愉悦的感受,我相信,无论让我读再多的书,或者让我日更多少天,我都能快乐地坚持下去。

  因此,在读书之前,在写作之前,不如先静下心问问自己喜欢读什么,喜欢写什么。要是实在不知道,那就找多几本不同类型的书对比看看,总有一款适合你。

  我以为,无需对别人的阅读品味评头论足,指手画脚,或嗤之以鼻,也无需介意别人不解的目光。

  因为,读书本是一件私人的事儿。

  以上纯属个人言论。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欢迎一同分享和探讨。

  阅读更多书评,

  关注微信公众号:大翎爱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