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人体写生是审美不足

我想昨天分享《南方日报》

■王庆峰

最近几天,一些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艺术教室的教学照片,上面写着“传美院长的个人素描真的很厉害”,但“不应该裸体”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院长川梅对此回应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美术学院正在画人体。人体画是为了让学生学习人体的结构。这些才华横溢。攻击这个问题的人很漂亮,这表明我们在美学上正在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它不应该被涂成裸体,一百年前它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在1920年代,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名人蔡元培感叹道:“在此之前,让我们轻松地谈论它吧!比方说,这个模特,也许是重复的,重复了很多次!”现在,这就是他所说的。尽管人体已经编写并产生了全球标准的审美课程,但仍有一些人裸体,庸俗,可耻和淫秽,这表明审美能力不足。由于长期缺乏美感教育,许多人在美学上空白。 “一旦看到短袖,就会立即想到白色的手臂,马上就会想到裸体”,这是很不正常的。

人体是一门严肃的美学学科,对艺术系学生的观察和造型能力产生很大影响。就像医学专业的学生要参加解剖课程一样,人体课程对于美术专业的学生也是必不可少的。毛泽东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他曾经两次对人体彩绘发表过自己的见解。他曾经说过:“为男人,女人和儿童绘制裸体模特儿是绘画和雕塑的基本技能。不要这么做。”曾经说过:“绘画是科学,绘画。人体说,应该走徐悲鸿的路,不应该走白石狮的路。”可以看出,人体素描是一种客观的艺术创作。今天,许多人接受了裸体绘画,这本身就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与国外相比,早在古希腊和罗马,街头就开始建立裸体雕塑《三女神像》《掷铁饼者》《维纳斯》等,文艺复兴时期《大卫》,19世纪罗丹《思想者》等,也享誉全球。在中国画史上,“身体”作为独立的表现对象,长期流失是不争的事实。正如徐悲鸿所说:“文人画一般是无人的,即使有人,也没有表情,也没有骨头,大头,小身材。”故意避开人体不仅产生了淫秽和小偷的想法,而且导致了诸如透视和解剖学之类的科学知识的落后。

中国古老的谚语:“美丽的心,每个人都有;美丽的方式,千古风。”我们强调审美意识,尽管我们必须强调精神之美,但我们不能回避身体之美。艺术界认为,人体是形式之美与精神之美的统一。通过观察人体模型,人们不仅可以创建各种人体形式,还可以捕获各种姿势的“精神面”,从而重新发现人。认识某人。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要直面人体的现状,“不在中国”,把美育作为一项重要的实践活动,使人们更加接受美育,促进学科体系的完善。

“每个美丽之美,美丽之美”。一些艺术学院在人体画创作中引起争议,甚至被迫取消素描班,这也反映出某些人缺乏宽容。在许多情况下,我们不必了解某些专业知识,但最好不要对我们不熟悉的事物表示反对。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不戴有色眼镜看别人,加强定型观念,这本身就是审美缺陷的表现。

收款报告投诉

■王庆峰

最近几天,一些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艺术教室的教学照片,上面写着“传美院长的个人素描真的很厉害”,但“不应该裸体”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院长川梅对此回应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美术学院正在画人体。人体画是为了让学生学习人体的结构。这些才华横溢。攻击这个问题的人很漂亮,这表明我们在美学上正在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它不应该被涂成裸体,一百年前它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在1920年代,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名人蔡元培感叹道:“在此之前,让我们轻松地谈论它吧!比方说,这个模特,也许是重复的,重复了很多次!”现在,这就是他所说的。尽管人体已经编写并产生了全球标准的审美课程,但仍有一些人裸体,庸俗,可耻和淫秽,这表明审美能力不足。由于长期缺乏美感教育,许多人在美学上空白。 “一旦看到短袖,就会立即想到白色的手臂,马上就会想到裸体”,这是很不正常的。

人体是一门严肃的美学学科,对艺术系学生的观察和造型能力产生很大影响。就像医学专业的学生要参加解剖课程一样,人体课程对于美术专业的学生也是必不可少的。毛泽东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他曾经两次对人体彩绘发表过自己的见解。他曾经说过:“为男人,女人和儿童绘制裸体模特儿是绘画和雕塑的基本技能。不要这么做。”曾经说过:“绘画是科学,绘画。人体说,应该走徐悲鸿的路,不应该走白石狮的路。”可以看出,人体素描是一种客观的艺术创作。今天,许多人接受了裸体绘画,这本身就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与国外相比,早在古希腊和罗马,街头就开始建立裸体雕塑《三女神像》《掷铁饼者》《维纳斯》等,文艺复兴时期《大卫》,19世纪罗丹《思想者》等,也享誉全球。在中国画史上,“身体”作为独立的表现对象,长期流失是不争的事实。正如徐悲鸿所说:“文人画一般是无人的,即使有人,也没有表情,也没有骨头,大头,小身材。”故意避开人体不仅产生了淫秽和小偷的想法,而且导致了诸如透视和解剖学之类的科学知识的落后。

中国古老的谚语:“美丽的心,每个人都有;美丽的方式,千古风。”我们强调审美意识,尽管我们必须强调精神之美,但我们不能回避身体之美。艺术界认为,人体是形式之美与精神之美的统一。通过观察人体模型,人们不仅可以创建各种人体形式,还可以捕获各种姿势的“精神面”,从而重新发现人。认识某人。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要直面人体的现状,“不在中国”,把美育作为一项重要的实践活动,使人们更加接受美育,促进学科体系的完善。

“每个美丽之美,美丽之美”。一些艺术学院在人体画创作中引起争议,甚至被迫取消素描班,这也反映出某些人缺乏宽容。在许多情况下,我们不必了解某些专业知识,但最好不要对我们不熟悉的事物表示反对。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不戴有色眼镜看别人,加强定型观念,这本身就是审美缺陷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