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少女时代》当家花旦,红极一时,如今被中国公司索赔二十亿

  2019 小鸟影视

  

  说起娱乐产业发展最成功的地区,除了香港,应该就属韩国了,整个社会仿佛就是为了娱乐而生。一个个靓男美女,经过生产线一般的操作流程,流水般的推向娱乐市场,取得成就后再借势推向国外,中国也就成了他们很好的选择。韩国的娱乐元素在中国推广有着先天的优势,因为都是亚洲人,外表上不存在审美差异。而且韩国的娱乐已经产业化,更容易从普通人中间找到合乎市场需求的演艺人员,被星探公司发掘后,再进行专业的后期培养,形成找-训-推一条龙服务,大大提升了艺人们能“红”的成功率。韩国美少女团体组合《少女时代》就是造星工程的一个代表作,该团队由金泰妍、郑秀妍、李顺圭、黄美英、金孝渊、权俞利、崔秀英、林允儿和徐珠贤9人组成,是韩国SM娱乐于2007年推出的一个女子组合。而这个组合的女孩在十岁左右便被星探发掘,开始接受培训,在长达七年的培训后,才被推向娱乐市场。

  2009年1月推出的MV《Gee》单曲,在市场上取得了热烈的反响,《Gee》首周HANTEO榜销售就达2万4千张,这首歌曲也是中国粉丝们最为熟悉的曲目了,不但是歌曲本身很受大众的喜爱,因为它还被相亲类综艺节目《非诚勿扰》作为了开场专用背景音乐,随着《非诚勿扰》的热播,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首歌,知道了《少女时代》。郑秀妍,《少女时代》成员之一,后被爆与SM有纠纷,于2015年与经济公司解约,开始独立发展。退出《少女时代》的郑秀妍把中国当成了自己事业发展的第二基地,事实上也是如此。来到中国后,郑秀妍先后与上海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和湖南卫视合作了多档娱乐综艺节目,均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中国发展顺风顺水的郑秀妍,却疑是因为在国家“限韩令”的背景下,为规避风险,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多项商业活动,导致与中国的经纪公司产生了违约纠纷。

  

  

  经中国法院和韩国首尔法院审理后,都以郑秀妍的败诉告终,合计各种赔偿费用达到了20亿韩元,合计1200多万人民币之多,据说这家中国的经纪公司就是《陈情令》的出品方新湃传媒。

  但是郑秀妍并不认同法院地判决,已经向韩国法院提起最后一次上诉,如果这次上诉再失败的话,就得真要赔钱免灾了!

  

  说起娱乐产业发展最成功的地区,除了香港,应该就属韩国了,整个社会仿佛就是为了娱乐而生。一个个靓男美女,经过生产线一般的操作流程,流水般的推向娱乐市场,取得成就后再借势推向国外,中国也就成了他们很好的选择。韩国的娱乐元素在中国推广有着先天的优势,因为都是亚洲人,外表上不存在审美差异。而且韩国的娱乐已经产业化,更容易从普通人中间找到合乎市场需求的演艺人员,被星探公司发掘后,再进行专业的后期培养,形成找-训-推一条龙服务,大大提升了艺人们能“红”的成功率。韩国美少女团体组合《少女时代》就是造星工程的一个代表作,该团队由金泰妍、郑秀妍、李顺圭、黄美英、金孝渊、权俞利、崔秀英、林允儿和徐珠贤9人组成,是韩国SM娱乐于2007年推出的一个女子组合。而这个组合的女孩在十岁左右便被星探发掘,开始接受培训,在长达七年的培训后,才被推向娱乐市场。

  2009年1月推出的MV《Gee》单曲,在市场上取得了热烈的反响,《Gee》首周HANTEO榜销售就达2万4千张,这首歌曲也是中国粉丝们最为熟悉的曲目了,不但是歌曲本身很受大众的喜爱,因为它还被相亲类综艺节目《非诚勿扰》作为了开场专用背景音乐,随着《非诚勿扰》的热播,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首歌,知道了《少女时代》。郑秀妍,《少女时代》成员之一,后被爆与SM有纠纷,于2015年与经济公司解约,开始独立发展。退出《少女时代》的郑秀妍把中国当成了自己事业发展的第二基地,事实上也是如此。来到中国后,郑秀妍先后与上海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和湖南卫视合作了多档娱乐综艺节目,均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中国发展顺风顺水的郑秀妍,却疑是因为在国家“限韩令”的背景下,为规避风险,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多项商业活动,导致与中国的经纪公司产生了违约纠纷。

  

  

  经中国法院和韩国首尔法院审理后,都以郑秀妍的败诉告终,合计各种赔偿费用达到了20亿韩元,合计1200多万人民币之多,据说这家中国的经纪公司就是《陈情令》的出品方新湃传媒。

  但是郑秀妍并不认同法院地判决,已经向韩国法院提起最后一次上诉,如果这次上诉再失败的话,就得真要赔钱免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