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医院爱满人间」听我们讲述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温馨故事六

  独家策划/决策探索全媒体记者

  百年医院 爱满人间。温馨故事,让医院充满了温暖。口罩遮挡着,他们的面容,却遮不住他们,温暖而坚定的目光,他们是生命与希望的守护者。继续听我们讲述发生在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温馨故事之六。

  16. 以患者为本 合力点燃生命之光

  “首先请接受我们港澳同胞和海外华侨对您的崇高敬意和亲切问候!”1月3日一早,一封发自香港的感谢信让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陈培莉有点摸不着头脑,“咱们什么时候收治过香港病人?”同天上午,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一病区医生卢晏民瞅着多位来看望21床患者的人,她有点忐忑:“这位患者很特殊吗?” 21床患者秦老太太确实“特殊”。2018年12月20日21时许,87岁的秦老太太被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的辛留锋等医生接诊抢救,随后被送进重症医学科。重症医学科接诊的张辉医生对秦老太太的印象特别深刻:“患者来到时呼吸困难,缺氧紫绀,已经意识模糊,检查提示双肺感染、呼吸功能衰竭、心功能衰竭、双侧胸腔积液,心衰指标超过正常高限值50多倍,此外还合并重度低钾血症和贫血,其脑栓塞、冠心病、高血压也有二三十年的病史,老人随时有生命危险。” 重症医学科病区的医护人员立即展开抢救工作,用陈培莉的话说,抢救过程可谓惊心动魄:高枕卧位、吸氧、建立静脉通道、完善心电图、血气分析、床旁胸片、床旁超声检查,准备建立人工气道呼吸机辅助呼吸……抢救措施一项项有条不紊地进行。正在这时,患者家属提出一个特殊要求:希望能尽量减少有创性操作,减轻老人痛苦,保留生命的尊严。

  从医几十年的陈培莉虽然不是第一次遇到提出这种要求的患者家属,但是目前挽救患者生命最快最可靠的办法就是有创机械通气,但面对家属恳切和坚定的眼神,尽管有些诧异和不解,她和科室的医护人员还是选择尊重患者家属的意见,采用保守治疗的方法来挽救秦老太太的生命。鉴于患者心、肺、肾功能差,还存在严重感染及水电解质紊乱的情况,药物要给,速度又不能快,没有有创的血流动力学的监测和有效的机械通气的支持,治疗难度明显增加。有着重症抢救经验的陈培莉很快制订了药物治疗方案,专门安排经验丰富的张辉医生和韩琳护士具体实施。 药液在医生护士的严格管控下,由微量泵、输液泵精确进入患者身体,慢慢开始发挥作用,患者生命体征的改变被床旁守护的医生护士一点点发现并记录,秦老太太的血压稳住了,氧合改善了,尿量慢慢增加,胸闷逐渐缓解,意识开始恢复。入院第三天,老太太呼吸困难、胸闷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交流和进食的能力也慢慢恢复。

  2018年12月24日,秦老太太的生命体征已经稳定,转入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一病区继续专科治疗。鉴于秦老太太年纪大、病情重的特殊情况,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一病区主任刘占祥安排护士长秦玉梅为秦老太太实行重点监护,卢晏民主治医师全程管理。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秦老太太的病情明显好转。 当秦老太太被紧急送到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继而被送进重症医学科接受抢救治疗时,长期照顾老人的家属深知老人病情的严重性,感到这次是无力回天了,他们没想到医生和护士们靠着高超的技术和精心的治疗,硬是把老人从死亡的边沿拉了回来。不胜感激之下,秦老太太的外孙女杨丹妮想送红包,被拒绝了;她又要给医护人员送锦旗、写感谢信,也被婉拒了。1月3日,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一连收到4封来自香港的感谢信,对医院和抢救治疗秦老太太的医护人员分别表示感谢,这时大家才感到秦老太太有点“特殊”。 原来,秦老太太长年随女儿旅居加拿大,是位老华侨,她近期回国来虞城探亲,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健康问题,而写感谢信的则是老人居住在香港的儿子。由于秦老太太入院登记的是哈尔滨籍,看不出其身份与众不同,卢晏民医生甚至还一再提醒老人的家属抓紧办理医保登记手续。 1月4日上午,秦老太太双肺的积液已基本消失,各项指标趋于稳定,精神抖擞了许多。她拉着医护人员的手一再念叨:“大家都关心我,照顾我,没有你们,现在就没我了,太感谢大家了。”杨丹妮代表其家人再次郑重地向医护人员表达了感谢:“特别感谢你们给予老人精心、人性化的治疗,这个结果完全超出了我们全家人的预料,太谢谢你们了!”

  17.反转“镜面人”的人生

  主人公要害部位受伤,却因为自身内脏转位而逃过一劫并最终反转剧情。文学作品中这种虚构的情节看似空穴来风,但其设定却有着现实的依据。去年12月下旬,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就收治了一位内脏完全转位的重症患者。不过不同于小说主人公的幸运,这位患者正因为内脏转位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患者54岁,因为上腹部不适在当地医院治疗4天无效而慕名来到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上腹部增强CT检查提示:患者腹腔内脏器完全转位,肝内占位性病变,病变部位肿瘤最大直径超过10厘米,肿瘤距离重要血管仅1.5厘米,还有乙型肝炎病史20余年,肝功能异常……望着患者求助的眼神,胃肠肝胆二病区果断收住了这名患者。

  内脏转位是一种先天性解剖异常的疾病,根据反转的程度可分为完全内脏转位和部分内脏转位。医学上对内脏转位现象的成因还没科学定论,有医学专家认为,内脏转位是在人体胚胎发育过程中,基因突变导致的。医院胃肠肝胆外科二病区主任朱运海告诉记者,完全内脏转位患者的全部脏器都发生转位,在医学上称为“镜面人”。“镜面人”患者的脏器功能一般正常,在生理方面与正常人无明显区别,也可能无任何临床症状,仅在检查身体时才能被发现。“镜面人”的发病率在世界各地不尽相同,国内报道发病率为5/100000~10/10000。“镜面人”合并肝癌更为罕见,目前国内文献报道“镜面人”合并肝癌患者仅7例。

  望着眼前的这位患者,医护人员开始有些忐忑。这位患者不仅内脏转位,而且肝部肿瘤巨大,要对这样的“镜面人”合并肝癌进行手术治疗,既缺少足够的病例作为参考,又要面对因患者解剖位置异常而陡然增加的手术难度。朱运海说,随着影像学检查的不断进步,内脏转位的术前诊断已没有困难。但由于全内脏转位者血管变异的发生率是正常人的10倍,医生在手术中很可能在意想不到的位置遇到完全出乎意料的难题,处理稍有不慎就会导致严重后果。

  根据这位患者的病情,目前手术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手段。为确保手术万无一失,胃肠肝胆外科二病区打破常规,采取了一系列施救措施,联合相关科室制定了一套严谨的治疗方案。

  术前:医护人员给患者做了全面的影像学检查,尽可能详细了解手术过程中可能涉及部位的解剖位置及变异,护理团队加强术前宣教,为患者安排了离护士站最近的病房,便于术后观察。同时,胃肠肝胆二病区医生团队在朱运海的主持下,对手术切口、术中可能遇到的问题进行了反复认真的分析讨论,并与麻醉科、手术室医护人员进行了有效的沟通,做了充分的术前准备。

  术中:手术过程中,要打破常规,时刻保持反向思维模式,若术中发生定位困难,可借助邻近的解剖结构关系进行确认,切忌在解剖关系不清楚的情况下盲目操作。经术前多学科(MDT)会诊后,2018年12月26日上午手术如期进行。患者所在的手术间显得有些拥挤,朱运海带领赵杰、李威威两位医生站在了手术台边,周围还聚拢着精力高度集中的其他医护人员。“麻醉准备……”无影灯下,是屏住呼吸的凝神,是无声默契的配合,是对生命敬畏的注脚……40多分钟后,朱运海从患者腹腔托出了拳头大小的绛紫色肿物。“肿瘤完整切除,创面无出血和漏胆……”整整60分钟,在经验丰富的麻醉师、手术室护士等配合下,朱运海主刀的这次高难度手术顺利结束。

  术后:医护人员密切关注患者的各项生命指证,并针对该患者制订了周密精准的护理方案。目前,患者正在康复中。

  18.生死大营救

  12月18日零时5分,急救车尖利的警笛声又一次划开了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空浓浓的夜幕。“急诊,准备抢救!”值班医生付龙急速地向同事说。瞬间,急救中心夜班护士已站立在寒风凛冽的急诊大厅门前,等待急救车停稳开门,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营救即将拉开,已经下班的护士康欣、杨洋、马鑫也加入到抢救中……

  被推进抢救室的年轻人已面色紫绀,心电图单上显示着两条直直的横线。人一旦发生心搏骤停,如得不到及时抢救复苏,4至5分钟后将会造成脑部和人体重要器官组织不可逆的损害。而这名患者的接诊记录显示,其猝死至少已20分钟。急诊医护人员虽一路对其进行心肺复苏,但仍未能帮助其恢复任何生命迹象。此时,患者瞳孔已经散大,光反射也已经消失。医学常识告诉急诊医护人员,患者脑部已经缺氧受损,对其抢救的成功概率很低。

  时间已容不得任何的犹豫。零时6分,付龙判断患者为心跳呼吸骤停,决定立即对其采取气管插管,护士康欣、宋圆立刻准备呼吸机,护士郭涵宇迅速心肺复苏,护士董庆祝建立静脉通路注射肾上腺素等药物,抢救团队多年来默契配合,每个人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零时8分,急救紧张进行中,急诊医护人员着手获取患者既往病史信息,希望能够对抢救提供有用信息。

  “31岁,男性,体重近100公斤,高血压病史5年,肾小球肾炎3年;50天前因主动脉夹层破裂,刚刚做完开胸人工主动脉置换术;最近4天有胸闷、咳嗽的症状……”付龙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样复杂、糟糕的既往病史,预示着患者情况极其复杂,其猝死的原因很可能与主动脉夹层再次破裂有关,抢救希望十分渺茫。”护士们互相看了一下:“才31岁,跟咱们差不多大,上有老下有小,刚刚做的手术花费近50万元啊,咱们尽最大努力吧。”

  抢救室外,已是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患者家属近乎丧失了理智。医护人员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埋头到抢救之中。

  时间滴答滴答地前进,不曾有丝毫的停留。

  零时10分,没有复苏迹象;零时13分,没有复苏迹象……“如果真是主动脉夹层再次破裂,回天乏术啊!”所有人没有放弃,仍在尽着最大努力。

  零时20分,患者心跳恢复,停止复苏手段后血压也开始回升。

  零时26分,患者心跳稳定,血压继续回升,抢救成功,患者面色由青紫转为红润。“成功了,成功了。”董庆祝激动地喊了出来。

  采访时付龙医生开玩笑说,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像排着队,向生命终点有序地前进,医生的工作不是阻止人继续前进,而是把往前加塞的人往后拽一拽。15分钟的抢救,医护人员成功将这位“加塞”的患者赶回了队伍。15分钟的抢救,虽然成功复苏患者,但其双侧瞳孔仍然散大固定,颅内缺氧严重,能不能苏醒仍是未知数,猝死的原因仍需查明。

  可能是主动脉夹层破裂,可能是窒息后心跳停止,可能是心源性猝死……接下来的救治工作依然艰巨。患者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但对于他的家庭来说,至少目前还是完整的。

  “我们不敢想像要是抢救失败了,该如何向他的父母、妻子告知不幸。”这是急诊医护人员经常自问、互问的一句话,他们在这句话中携手患者同病魔抗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