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秋竺只是替鲁姨娘送个东西而已,探口风是受别人所托

小说:这秋竺只是替鲁姨娘送个东西而已,探口风是受别人所托

可是之前鲁姨娘明明是对她表示了友善啊,否则也不会把孙家要来提亲的事情告诉她,这个时候又何必来探她的口风,直接来问她就可以了啊。

还是这秋竺只是替鲁姨娘来送个野菊花罢了,而探口风是受别人所托来的。

于是九娘对秋竺说:“谢谢你特地来提醒我,看这样子父亲和母亲最近的心情一定很不好,我一定会多加注意,不会惹父亲和母亲生气”。

等到秋竺离开后,水鸳与百穗就进了屋,九娘问水鸳:“水鸯去了哪里”,水鸳答道:“她刚刚遇见了周妈妈,见周妈妈一个人忙前忙后,就想起了小姐曾让她打听过的事情,毕竟这周妈妈可就是这京城的当地人家,知道的事情一定很多,所以水鸯就去周妈妈那里帮忙了”。

九娘点点头,见九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水鸳就问九娘:“小姐,秋竺是跟你说了什么吗”。

九娘说道:“她告诉我昨日我们离开之后魏妈妈来了,那魏妈妈当初可是母亲让跟着大姐进宫的,地位颇高,大姐让魏妈妈亲自出来传信,可想而知大姐的情况一定很不好,要不然魏妈妈和母亲也不会哭成一团了”。

水鸳点头表示附和:“在余杭的时候,那魏妈妈就是大太太的心腹,帮大太太做了不少事,魏妈妈手段高明又狠毒,就连刘姨娘也吃了不少暗亏呢,所以大太太才会让魏妈妈跟着大太太进宫”。

九娘突然话锋一转,说:“可是后来秋竺又告诉我,说魏妈妈走了以后,父亲还训斥了母亲几句,说什么母亲为了自己的私心,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生气的时候父亲还摔了个杯子,不过至于父亲是为何事生气就不知道”。

百穗也是听的目瞪口呆:“小姐,这么重要的事情秋竺怎会告诉你”。

九娘说道:“这就是我觉得困惑的地方,秋竺是鲁姨娘的人是众所周知的,鲁姨娘之前曾经来找过我,告诉了我孙夫人前来提亲的事情,所以我才能避开孙公子。按道理这么重要的事情,鲁姨娘怎么会让个小丫鬟来告诉我,而且鲁姨娘这段时间并没有很忙,刚好可以借着送野菊花的机会来亲自告诉我,不至于连这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九娘越说越觉得困惑不解:“我觉得秋竺还想要套我的话,但是我又说不出原因来”。

水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见九娘盯着自己望,便说道:“小姐,我刚刚忘了告诉你,这秋竺啊可是有名的墙头草,哪里对她有益她就往哪里跑”。

九娘恍然大悟,问:“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秋竺可能不仅仅是给鲁姨娘做事”。

水鸳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这院里的人对秋竺的印象都不是很好”。

九娘从床上迅速起来,问水鸳:“你刚刚有看到秋竺去了哪里吗”。

水鸳想了想,答道:“去了六小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