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苦的命运总是悲苦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晨出门晨练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走了一小段路后,迎面碰到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大妈。

  她是我们晨练路旁的住户,经常是我们晨练路过时,她早已在屋前的菜园内拔草摘菜,或者在路旁的稻田里间禾,总是忙忙碌碌。这两个早上,她又趁早晨凉快在花生地里扯花生。

  我跟她打招呼“真早啊,又忙了一早晨,花生都收进去了吧。”

  平时笑容满面的她今早上一脸凝重,叹口气道“哎,刚刚在我大嫂家里来,我侄儿阳秋前几天在屋顶上摔下来,原以为只是摔坏了股骨头,在骨科医院接好了昨天才出院回家疗养,结果昨天晚上一直嚷着肚子痛,昨晚上打120急救电话送市区医院去了。医院来电话说是摔坏了肺部。我那个大嫂急得在家撕心裂肺地痛哭,我去安慰她一下。”

  她口中的大嫂是我娘家人,她的侄子我也认识。是个胖墩墩的勤快小伙子,憨厚朴实。平时就在外面帮人做内墙涂料搞装修。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肺部可是人体的重要器官,这么多天才出现疼痛,真让人为他性命担忧啊。

  那天早晨,我也是从那条路晨练返回,听到几个女人在路边聊天,正在议论着阳秋从房顶上摔下来了。

  一同跑步的同伴是个爱八卦的女子,她停下脚步问“阳秋是谁啊,怎么会从屋顶掉下来了的?”

  那位扯花生的大妈说阳秋是他侄子,这两天天气太热,他没出去装修,想到家中歇两天。说是歇息,其实并不是真的坐在空调房里休息,不过是换种方式做事,在农村只要你勤快,总有许多事情等着人做。

  阳秋平时勤劳惯了,在家中也没闲着,帮他妈到地里掰已成熟的玉米棒子。一两分地的玉米棒子,母子俩半个上午就掰完了。晒完玉米棒子吃完午饭,歇了个午觉,等太阳快下山又收玉米。准备洗澡发现楼上水塔没水了,阳秋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将水塔清洗一下。

  那个水塔是阳秋的父亲在世时自己用砖头水泥手工砌成的水池。砌在旁边杂物间一米宽的歇台上。阳秋的父亲是一名泥水匠,辛苦勤劳一辈子,可惜好人命不长。五十岁那年一直咳嗽不止,去医院一检查却是肺癌晚期,治疗了大半年,将家中的积蓄都花光了,结果还是走了。留给妻子儿女一身债务和无限伤痛。

  那时的阳秋才二十几岁,刚成家有了孩子,还安心做着父母的孩子,不知为生活发愁。父亲一去世,他的靠山倒塌了,他不得不开始挑起养家的重担,接过父亲肩头的责任,养家糊口过日子。

  好在他勤劳踏实,有一门手艺,一年到头忙不赢。几年时间将父亲治病欠下的债务还清,眼看着好日子就在眼前。

  他也不曾想到,这水塔长期水浸着,里面是滑滑的,一脚未踏稳,加上他身体长得壮,像块结实的石头滚在旁边屋顶上,又从房顶上摔落到结实的地面,将自己摔伤了。原以为只是摔坏了股骨头,结果又传出摔坏了内脏。怪不得他母亲听说他肺部摔得严重时嚎啕大哭。

  阳秋家门口,也聚集了三四个邻居在窃窃私语,有人摇头叹息,皱着眉头说恐怕难以治好。另有人则不认同这看法,这么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自愈能力強,现在医学又这么发达,肯定能治好。

  每次听到这些悲伤的事情发生,总让人心头沉甸甸的。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个小伙子能早日康复,别再让悲苦继续延续了。

  96

  六月荷清香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6.6

  2019.08.03 10:57

  字数 12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晨出门晨练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走了一小段路后,迎面碰到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大妈。

  她是我们晨练路旁的住户,经常是我们晨练路过时,她早已在屋前的菜园内拔草摘菜,或者在路旁的稻田里间禾,总是忙忙碌碌。这两个早上,她又趁早晨凉快在花生地里扯花生。

  我跟她打招呼“真早啊,又忙了一早晨,花生都收进去了吧。”

  平时笑容满面的她今早上一脸凝重,叹口气道“哎,刚刚在我大嫂家里来,我侄儿阳秋前几天在屋顶上摔下来,原以为只是摔坏了股骨头,在骨科医院接好了昨天才出院回家疗养,结果昨天晚上一直嚷着肚子痛,昨晚上打120急救电话送市区医院去了。医院来电话说是摔坏了肺部。我那个大嫂急得在家撕心裂肺地痛哭,我去安慰她一下。”

  她口中的大嫂是我娘家人,她的侄子我也认识。是个胖墩墩的勤快小伙子,憨厚朴实。平时就在外面帮人做内墙涂料搞装修。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肺部可是人体的重要器官,这么多天才出现疼痛,真让人为他性命担忧啊。

  那天早晨,我也是从那条路晨练返回,听到几个女人在路边聊天,正在议论着阳秋从房顶上摔下来了。

  一同跑步的同伴是个爱八卦的女子,她停下脚步问“阳秋是谁啊,怎么会从屋顶掉下来了的?”

  那位扯花生的大妈说阳秋是他侄子,这两天天气太热,他没出去装修,想到家中歇两天。说是歇息,其实并不是真的坐在空调房里休息,不过是换种方式做事,在农村只要你勤快,总有许多事情等着人做。

  阳秋平时勤劳惯了,在家中也没闲着,帮他妈到地里掰已成熟的玉米棒子。一两分地的玉米棒子,母子俩半个上午就掰完了。晒完玉米棒子吃完午饭,歇了个午觉,等太阳快下山又收玉米。准备洗澡发现楼上水塔没水了,阳秋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将水塔清洗一下。

  那个水塔是阳秋的父亲在世时自己用砖头水泥手工砌成的水池。砌在旁边杂物间一米宽的歇台上。阳秋的父亲是一名泥水匠,辛苦勤劳一辈子,可惜好人命不长。五十岁那年一直咳嗽不止,去医院一检查却是肺癌晚期,治疗了大半年,将家中的积蓄都花光了,结果还是走了。留给妻子儿女一身债务和无限伤痛。

  那时的阳秋才二十几岁,刚成家有了孩子,还安心做着父母的孩子,不知为生活发愁。父亲一去世,他的靠山倒塌了,他不得不开始挑起养家的重担,接过父亲肩头的责任,养家糊口过日子。

  好在他勤劳踏实,有一门手艺,一年到头忙不赢。几年时间将父亲治病欠下的债务还清,眼看着好日子就在眼前。

  他也不曾想到,这水塔长期水浸着,里面是滑滑的,一脚未踏稳,加上他身体长得壮,像块结实的石头滚在旁边屋顶上,又从房顶上摔落到结实的地面,将自己摔伤了。原以为只是摔坏了股骨头,结果又传出摔坏了内脏。怪不得他母亲听说他肺部摔得严重时嚎啕大哭。

  阳秋家门口,也聚集了三四个邻居在窃窃私语,有人摇头叹息,皱着眉头说恐怕难以治好。另有人则不认同这看法,这么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自愈能力強,现在医学又这么发达,肯定能治好。

  每次听到这些悲伤的事情发生,总让人心头沉甸甸的。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个小伙子能早日康复,别再让悲苦继续延续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晨出门晨练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走了一小段路后,迎面碰到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大妈。

  她是我们晨练路旁的住户,经常是我们晨练路过时,她早已在屋前的菜园内拔草摘菜,或者在路旁的稻田里间禾,总是忙忙碌碌。这两个早上,她又趁早晨凉快在花生地里扯花生。

  我跟她打招呼“真早啊,又忙了一早晨,花生都收进去了吧。”

  平时笑容满面的她今早上一脸凝重,叹口气道“哎,刚刚在我大嫂家里来,我侄儿阳秋前几天在屋顶上摔下来,原以为只是摔坏了股骨头,在骨科医院接好了昨天才出院回家疗养,结果昨天晚上一直嚷着肚子痛,昨晚上打120急救电话送市区医院去了。医院来电话说是摔坏了肺部。我那个大嫂急得在家撕心裂肺地痛哭,我去安慰她一下。”

  她口中的大嫂是我娘家人,她的侄子我也认识。是个胖墩墩的勤快小伙子,憨厚朴实。平时就在外面帮人做内墙涂料搞装修。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肺部可是人体的重要器官,这么多天才出现疼痛,真让人为他性命担忧啊。

  那天早晨,我也是从那条路晨练返回,听到几个女人在路边聊天,正在议论着阳秋从房顶上摔下来了。

  一同跑步的同伴是个爱八卦的女子,她停下脚步问“阳秋是谁啊,怎么会从屋顶掉下来了的?”

  那位扯花生的大妈说阳秋是他侄子,这两天天气太热,他没出去装修,想到家中歇两天。说是歇息,其实并不是真的坐在空调房里休息,不过是换种方式做事,在农村只要你勤快,总有许多事情等着人做。

  阳秋平时勤劳惯了,在家中也没闲着,帮他妈到地里掰已成熟的玉米棒子。一两分地的玉米棒子,母子俩半个上午就掰完了。晒完玉米棒子吃完午饭,歇了个午觉,等太阳快下山又收玉米。准备洗澡发现楼上水塔没水了,阳秋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将水塔清洗一下。

  那个水塔是阳秋的父亲在世时自己用砖头水泥手工砌成的水池。砌在旁边杂物间一米宽的歇台上。阳秋的父亲是一名泥水匠,辛苦勤劳一辈子,可惜好人命不长。五十岁那年一直咳嗽不止,去医院一检查却是肺癌晚期,治疗了大半年,将家中的积蓄都花光了,结果还是走了。留给妻子儿女一身债务和无限伤痛。

  那时的阳秋才二十几岁,刚成家有了孩子,还安心做着父母的孩子,不知为生活发愁。父亲一去世,他的靠山倒塌了,他不得不开始挑起养家的重担,接过父亲肩头的责任,养家糊口过日子。

  好在他勤劳踏实,有一门手艺,一年到头忙不赢。几年时间将父亲治病欠下的债务还清,眼看着好日子就在眼前。

  他也不曾想到,这水塔长期水浸着,里面是滑滑的,一脚未踏稳,加上他身体长得壮,像块结实的石头滚在旁边屋顶上,又从房顶上摔落到结实的地面,将自己摔伤了。原以为只是摔坏了股骨头,结果又传出摔坏了内脏。怪不得他母亲听说他肺部摔得严重时嚎啕大哭。

  阳秋家门口,也聚集了三四个邻居在窃窃私语,有人摇头叹息,皱着眉头说恐怕难以治好。另有人则不认同这看法,这么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自愈能力強,现在医学又这么发达,肯定能治好。

  每次听到这些悲伤的事情发生,总让人心头沉甸甸的。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个小伙子能早日康复,别再让悲苦继续延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