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用免疫疗法拯救了无数癌症患者的人,就差把心掏出来了

  这是我第三次见到任波任院长,他就是那位让无数人爱戴又引起无数人争议的“龙鸣闻香”的创始人。你很难想象,在这样的年代,还有这样执拗地在一条路上撞了无数次南墙却又依然不愿意回头的人。

  懂他的人说他是人间大爱,与这个社会的利益熏心格格不入,不懂他的人说他是骗子,连来了解他的机会都不给。

  可他自认问心无愧,上对得起天地良心,也无愧于任何人。

  

  这是我第三次见到他,却是“龙鸣闻香”第四次搬家。当任院长的“任波与他的鼻吸疗法”在网上火了之后,龙鸣寺也火了,包括唯一一位站出来支持任院长的龙鸣寺住持圆坤法师。随之而来的是,几百名入住在龙鸣寺的癌症患者被迫离开了龙鸣寺--------没有哪个地方愿意自己的地盘上有如此多的癌症病人。

  于是,任院长和圆坤法师把疗养基地搬到了拥有美丽风光的城市三亚。

  

  第二次搬家是因为住宿条件不好不利于病人的调养,而癌症患者恰恰需要舒心与营养。第三次,他们把基地搬进了打着养生旗号的五指山。五指山的环境和食宿条件堪称五星级,来疗养的患者最多的时候有300多人。后来,在五指山买了楼的业主们开始抗议,自己的小区住进了这么多的癌症患者,这让他们很不舒服。于是,便有了第四次搬家。

  

  我见到任院长的时候,他们刚刚在海口澄迈县景廷海景酒店落脚不到一个月。但他们采用的模式依然不变:患者用优惠的价格自出房费,而闻香疗养是完全不收费的。一切都没有变,他们依然倾家荡产地来做着公益,只为了证明他的疗法真的能够帮助这些癌症患者延长生命,提高生存质量。虽然此时此刻,他们早已负债累累,虽然这次谁也不知道能够被这家酒店接纳多久。他们每一次搬家都元气大伤,而每一次搬家,都因为像我们这样的正常人无法容纳这么多的癌症病人,生怕他们会传染给我们,而任院长却每天和这些癌症病人吃住在一起。

  这个社会上的人,人人谈癌色变。

  

  第二次采访任院长的时候,家人跟我说有个亲戚得了癌症,我提议要不要请他们来海南试试?这种不吃药不打针只通过闻香提高身体免疫力的疗法在很多人的身上得到了验证,甚至有大学校长在学校的试验室作过化验,证明都是纯中药对身体没有任何有害的成份。但是,最终,亲戚没来。所有人在听到有人能让癌症患者得到缓解和好转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反应基本一致:骗子。

  

  7月底,我回了一趟老家,我在小区看到亲戚,虚弱地坐在轮椅上已经削瘦了40斤,看到他,我想起了因肺癌去世的父亲,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知道这种疗法,没有早一点认识任院长。癌症患者的绝望,癌症家属的绝望,不是当事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我垦求任院长马上寄点产品过来让亲戚试试,也许不能挽救他的生命,但至少可以让他能吃得下饭走得动路,因为,闻香疗法需要癌症患者每天至少有6个小时的闻香时间,很少有人能够在自己家里做得到,只有到了基地,在一个环境氛围里,他们才有动力每天坚持吸够8克。任院长其实是拒绝给患者邮寄产品的,有患者拿了产品回家,坚持了两三天便自动放弃了。但可惜的是,在我收到后的第二天,还没来得及使用,亲戚便住进了危重病房,第三天便去世了。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的深刻意义。

  

  我感觉很遗憾。亲戚的去世让我一直在思考。用任院长的处境来说,他都把心掏出来摊开在众人而前,可为什么大家根本不愿意相信,甚至来“眼见为实”一下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人们用自以为是的本能反应,拒绝接受事实的存在。就像我们都知道癌症离我们很近,但我们却视癌症病人如“瘟疫”。

  

  为什么非要等到亲人离开了才去遗憾,为什么非得等到病入膏肓了才来恳求任院长挽救?用提高身体免疫力的方式让好细胞与癌细胞和平相处,这是被所有人都接受的一种理论。但当有人真把这种理论用无数个个例证明行之有效的时候,为什么人们反而却选择了视而不见?在没有亲自求证仅凭本能反应便直接把这种疗法拒之门外?信任,是堵在世人与任院长面前厚厚的一堵墙,他在垦荒的路上走得太难太难。他一直固执地认为,只有提高了影响力,才会有人来主动打破这堵墙,只有达到一定的高度,不用他去作解释,自然会有人主动站出来为他解围。

  

  有人致疑,为什么龙鸣闻香不能进入医院去光明正大地做人体试验,除了无法想象的费用和时间外,我们采访了无数个癌症患者,大部分的患者口口声声说相信中医,但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却是来到龙鸣闻香疗养一段时间,让身体指标改善以后,方便再去医院做下一次的化疗、放疗。而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愿意直接放弃西医而选择中医。在中、西医的博弈上,中医只是西医的垫脚石,败得体无完肤、无声无息。那些在龙鸣闻香受益的病人,他们自愿留下来帮助任院长做公益,他们想用自身的事实向世人证明,任院长的疗法虽然不是对百分百的患者有效,却是对大部分人都行之有效的。可是,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吵吵了,他们的声音被掩盖在世界的嘈杂声中,你甚至感受不到他们有说话。

  

  虽然龙鸣闻香基地搬了四次家,也曾被人恶意举报,但警察来了卫生局来了工商来了又都走了,因为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不合法的地方。留下来的癌症患者们对任院长和圆坤法师充满了感激,是院长和圆坤法师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和生存的质量。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得到任院长救助的病人有上千人,很多人的病理指标得到了显著改善,但是,这部分病人与我国每年的癌症患者数量相比,实在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