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以为与他相爱多年,却在结婚五年后才见识到丈夫的真面目

?

房子抵押之后,拿到钱的袁兵“去了一次医院”。然后直接和我提出离婚!

说什么不想拖累我和女儿。我坚决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不管他,瞒着他把女儿送回了婆婆老家。

女儿在老家天天哭喊着要妈妈,她从小都是我一个人带,离开我孩子上火嗓子天天疼。在电话里,女儿哑着嗓子和我说:“妈妈,我要找你……妈妈你在哪里……我怕这的大黄狗,我不想在奶奶这……奶奶打我!”

那时候,我觉的心都碎了,但是为了袁兵的病,我挂了女儿的电话。

可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

看我始终不说话,袁兵等不住了。

他大骂自己是个负心汉,打自己的嘴巴,还跪在我面前让我踹他几脚。我看着他和小丑一样的状态,竟然有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厌恶鄙夷。

“男人变心我觉的可能是因为女人不够好,但是你撒谎,我觉的你不是男人。”我推开袁兵,走到窗口。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我打,我不想把自己弄成个大笑话。

袁兵跪在地上看着我,喘息着。

“苏小晴,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那你是不是同意和我离婚了?”他竟然这样的迫不及待,让我觉的自己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得到过他的爱。

我很想知道我是不是萧雪的代替品,因为在上学的时候,我寝室的同学就曾经说过,我长的和学姐萧雪很像。

可是袁兵,你真的好自私!

就算曾经和萧雪爱的死去活来,可是毕竟我们两个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生了女儿,实实在在的过了五年的小日子。我为了你放弃了毕业之后去厦门的优越工作,义无反顾的做了你的新娘,做了爱苏的妈妈。

我抽泣的不能言语,这份心痛谁能和我分担。

袁兵见我迟迟没有回答,站起来走到我的身边,拽住我的手:“小晴,你说话啊?你别想不开,你还年轻,你可以找一个你爱的人,继续生活的。”

他这种话竟然也说的出口。

我看着他,失望至极。

“我爱的是你,不然我不会嫁给你。袁兵你告诉我,你对我就没爱过一点点么?”我哽咽的问了出口,就算输掉一场婚姻,我也要知道自己在这场情变里可曾占有过一席之地。

他怔怔的看着我,犹豫良久。

我叹了一口气,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当初和袁兵结婚基本属于裸婚,追我的男生个个比他有钱。我就是看中了他这个人,才义无反顾,却不知道自己的执着换来的一场如此不堪的历历在目。那既然为爱结婚爱没了,我也没有必要死缠乱打。

“行,我成全你们。我们谈谈离婚的事吧!”

我终于开了口,袁兵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好!你说,咱们什么时候离婚?”

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想投奔萧雪的爱巢,我讥讽的笑了笑说:“明天就去吧,别把你急死了。”

他有些尴尬,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可是一想到可以和萧雪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他连一个晚上都不想等,急着和我谈谈离婚之后女儿怎么办。

我叹了一口气,索性他还记得有爱苏的存在。

“女儿跟我,我离不开爱苏。”我看着袁兵,提出了这个必须的条件。他点点头,看得出他也不想要女儿。

“行。但是我妈和我爸想看孩子的话。你得给他们看。”

袁兵有些心虚的提成了这个条件,他担心我会冷漠的拒绝,又说:“毕竟我也是爱苏的爸爸,要是以后我过的好,孩子上学我也会分担一部分。”

我冷

笑了笑:“你过的好或者不好,你都要负担。我们走法律程序,你要拿抚养费的。”我的话义正言辞,袁兵没理由反驳。他变了脸色,嗤之以鼻的说:“行。我也不差那几百块钱,再说女儿是袁家的血脉,没给外人。”

我听得出他话中的意思,爱苏不是外人,外人只有我苏小晴一个人。

解决了女儿的问题,袁兵就觉的一切都解决了。

他说周一就去民政局,让我把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准备好。我答应了,这场婚姻走到现在,我似乎也不应该在留恋什么。

“离婚可以,但是财产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私下说清楚,免得去民政局争吵起来让外人笑话。”我冷冷的开了口,袁兵当即就说:“家里就那么点存款,留给女儿吧。我的工资卡你还给我,这样不就行了么?”

“那房子呢?”

我提出了房子的事,袁兵立刻就紧张的站了起来。

“苏小晴你别不要脸,房子是我的名字,那是我的婚前财产。”

好一个婚前财产。

我想起了那时候我们是上午买的房子,下午领的结婚证。的确,我没有和他去计算那么多,因为他有公积金,所以房子只写了他一个人的名字。五年的柴米油盐让我快忘记这些曾经,却没想到他时时刻刻记在心里。我终于把一切都搞清楚了,怪不得他装病,把房子抵押,再要和我离婚……

好一个精明的袁兵!

“那我妈的六万呢?你不至于花老人的黑心钱吧?”

我的话让袁兵不安起来,我们结婚之后,我妈对他如是己出。这一点他心里清清楚楚。我和他结婚到现在,我娘家没少给钱。买房子,生孩子。这那一件事我妈都慷慨解囊。相比婆婆,我妈真的够大方的。我结婚婆婆说好给五万块钱,到现在还是欠条呢!

“那个钱,我花了。” 袁兵说他现在是真的拿不出六万块,因为给萧雪在新区买了一套公寓房,三十万刚够。

我看着袁兵,他不敢和我对视。我说不还钱可以,这件事他必须亲自去和我妈解释。因为钱当时也是他问我妈借的。他被我逼的无话可说,坐在那假装看电视。我关了电视,他又打开,我冲过去打了他一个嘴巴。他怔怔的看着我,猛地指着我骂道:“苏小晴,你别以为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我的错!你看看你……你为什么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你浑身上下哪一点比得过萧雪!我喜欢她怎么了?她在我心中是女神,你在我心里就是女仆!”袁兵说完,狠狠的推搡了我,走到门口又不解恨的站住,冷笑着指着我的包说:“苏小晴,别觉的委屈!你看看你的包,都他妈的破皮了……你看看,这塞的鼓鼓囊囊的,像个猪一样!”说完,他还用手指使劲的捅了一下我的包。

在那个褪色也破皮的包里,有整整五十万现金。

那我和穆邱宇卖了自尊,给他换来的救命钱!伴随着袁兵的摔门而去,我觉的我们夫妻恩断义绝。我当即给乡下的婆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把女儿接回来。

对于老人,我一字未提我和他儿子要离婚的事。毕竟过不好的是我们,犯不上给人家父母添堵。却不想婆婆开了口,说她一直想来城里看看我们,就不用我回去接孩子,她过两天就给爱苏送回来。